小区附近总有老人过世,唢呐震天响,非常影响休息,我能举报吗?_小区老人过世扰民

1小风车1说:

小区附近总有老人过世,唢呐震天响,这是常有的事,听到了也不能干涉,因为红白喜事是每个人和每个家庭都要过的,即就是再影响你的休息都要忍着,我们小区里也有过事的鞭炮声、唢呐声,不过有事的人家都很自觉,在短暂的时间內举行完,不影响大家的休息,我就觉得可以,必定死者为大,大家都忍让着点就过去了没有必要举报,可以合理建议,免得和周围群众起冲突!

与梦同行WH说:

死者去世本是一种悲痛和严肃的事情,而敲锣打鼓仅仅是一种文娱活动却出现在这种严肃的场合,这不只是扰民更是对死者的不尊重。

白事本是一种悲痛和严肃的事情,而敲大鼓、吹唢呐仅仅是一种文娱活动。出现在这种严肃的场合不仅仅是扰民更是对死者的不尊重。可以想像一下,自己家里老人去世了家属却请来一群锣鼓队锣鼓喧天把气氛搞的比自己娶媳妇都热闹这成体统吗?不要拿"风俗"当作陋俗的挡箭牌,严肃的事严肃的办才是真正的尊重死者,才是真正的"死者为大"。

中国人的传统,红白喜事不找麻烦,家里有老人去世,您觉得这时候举报好吗?个人观点,仅供参考。

幸福一家人140113721说:

你可以举报,没人阻止你,这也是你个人的权力。

不过,以我个人观点,你最好还是忍隐几天吧,谁家没老人呢!谁家能保一辈子家里没个大事小情呢!要有体谅理解包容之胸怀。

再说了,三年疫情防控期间,人与人接触打交道都会受限制,也没有过白事聘响器班的事情了。

现在放开了,殡葬事宜上聘用响器班很正常,虽然说,过白事聘请响器班是一个没什么实际意义的习俗,或者说是陋习。但长久以来,人们都这样习惯了。国家也并没有硬性强制或干预。

如果,国家规定绝对不允许的话,国家自有方法解决。你举报不举报无足轻重。即使你举报了,工作人员可能会说,好了,你别管了,我们马上去处理。假如国家都允许或不管这些事,你是不是有点庸人自扰之了。

再有,世上没有不透风的墙。咱就不说假如你去有关部门举报,负责人正好和吹喇叭埋人的是亲戚或关系户,他嘴上很可能对你表扬一番,可是后果就不必细说了。无形中你就得罪了人,人家以后背地里给你弄点事情,至死你都不知道什么病因而死的。

所以,能少一事别去无事找事,与人为善,多行善事,积德积福,健康长寿!大家好才是真的好!

Tim61387说:

我们家楼下也是,年后死了三四个了,每次都是唢呐从早吹到晚,三天起步,还有各种炮仗声,吵的要命。

但是举报吧肯定不可能举报的,这也是风俗习惯,就像上次江西路上被撞的送葬队伍一样,人家也是风俗习惯。

对于风俗习惯,报警也没啥用的,报了不一定来,来了不一定管,管了不一定有用,上次我们家楼下超市门口来了买大力丸的,拿个喇叭喊,搞了一群人,又喊又唱又跳的,我报警了,回复我说没超过9点还是10点是允许的,,,所以你还打算咋办?

所以我的建议是忍着吧,毕竟有些东西是国情决定的,也许再过几十年就不会这样了。

酒肉行思的旅呈说:

这白事风俗,十里不同。生于斯,长于斯已成为家里顶梁柱的人了,再怎么说都已见怪不怪地习惯了吧?去世的人有点多,这谁也不想吧?!!

投拆应该有两个渠道,一个有门,但没什么用;一个无门,却可能有效。

首先是人间部门,大门敞开,但去投诉扰民吗?他们不是一个人天天在你家门口吹唢呐啊,今天这家,明天那家,每家都是特殊情况啊,也没见谁去投诉过,毕竟谁家都有机会这情况,大家都会谅解忍耐,所以最后投诉基本无用。

第二个是阴间部门,可以让地下领导责成那些刚逝去的先人,让他们报梦给子女,一切立刻从简,已经投诉到下面来了,再扰民的话,那些先人就不知要去哪一层受罚了,这样应该能解决问题了。

但关键是去不了阴间部门啊,哦,也能去,但总不能为了一点小事就跑一趟,去那里是单程票,去了就回不来了。

其实也不用亲自去,办法还是有的:你可以为逝去多年的先人,再办一次大事,名为周年庆典,热热闹闹地与先人沟通,把诉求交给先人去下面的有关部门投诉,也可以达成所愿。不过这样一来,你自己也扰民了,要处罚的话,你也跑不掉!

提问者所遇到的情况,真的只是百年一遇的罕见特殊事例,大家其实也都在伤心之中,逝者为大,忍耐与尊重,对谁都好,很快会过去的。

人在远方思念你说:

举报是你的权利,但要记得自己有一天归西了,千万不要吹唢呐,否则,别人也会给你家不好面色,下不了台。

同住在附近,应该体谅一下别人失去亲人之痛,再说,又不是天天有人死,至于你所说的总有老人过世,这种说法大多数人都不认同,我们村几千人口,一年也就十几个老人过世,并没有像你说得那么邪乎,做人应该心宽一点,谁家都有老人,自己也会老,应该尊重地方风俗习惯,人过世吹唢呐并没有错,再说,即使举报了,相关部门面对此事,也不好处理。

老人去世吹唢呐,很多地方都有这个风俗习惯,在农村,一般有老人过世都会请老道佬吹唢呐,做法事,以图死者安详,其实,有老人过世,作为老人的子孙,都不想花这笔钱请人吹唢呐,但是,死者的后人,又不能不请,如果家中老人过世,连最简单的法事都不做,别人就会指指点点说后人不孝。

现在请人吹唢呐,也不容易请,不但要供他们吃喝,还要给六千多元封包,有些老道佬不顾主家的感受,一去就是五六十人,单是每人发一包烟,就掏空了死者家人的腰包。

做人要站在另一个角度去看问题,同时要看事情的重轻,俗话说,死者为大,人死了没有必要去打扰他,让死者一路走好。

发表评论:

网站分类
友情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