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的第六感可以可怕到什么程度?_人的第六感怎么解释

迦叶修陀1说:

人类的"第六感"通常指的是直觉、灵感和预感等非常规的感知能力。虽然这些能力在某些情况下可能是有用的,但并没有科学证据表明它们可以超越我们的五官感知系统,或者是可怕到某个程度。

然而,有些人可能会因为过度依赖这些非常规的感知能力,而导致偏执、焦虑、幻觉和其他精神问题。此外,一些邪教组织和骗局利用人们对"第六感"和神秘主义的信仰,从而诱骗他们做出不理智的决定。因此,虽然人类的第六感并不是可怕的,但过度信任或滥用这种能力可能会导致不良后果。

一个真实的例子是美国历史上发生的"撞鬼事件",这个事件在20世纪初引起了广泛的关注和研究。

据报道,一位名叫斯蒂芬·摩尔的男子在1901年搬进了一所房子,很快他开始听到了一些奇怪的声音和看到了一些幽灵的形象。这些幽灵似乎对他进行了不断的攻击和折磨,包括用物品砸他、摔他和扯他的头发。

摩尔的家人和邻居们也开始听到了这些声音,而且还发现了一些莫名其妙的现象,比如家具被移动、门自动关闭等等。这些事件引起了媒体的关注,甚至吸引了一些调查人员和灵媒师前来探讨。

然而,后来经过调查,发现这些事件都有合理的解释。比如,某些声音和动静可以归因于外界的自然因素,比如风、地震等。而有些幽灵的形象可能是斯蒂芬·摩尔的心理幻觉或幻觉。

这个例子表明,尽管有时我们可能会感觉到一些不寻常的感知或体验,但并不意味着它们就是超自然或神秘的现象。往往这些现象可以通过科学方法或合理的解释来理解和解决。

梅花鹿的花朵说:

第六感是个神奇的东西,无法用科学解释,却真实存在。

我妹妹结婚后三个月,有一天去找我玩,告诉我说,她怀孕了。我心里忽然涌出一个强烈的感觉,脱口而出:你怀的肯定是个男孩!

妹妹笑着问我:你是B超啊?这么肯定?我就说:不信到时候看,百分之一百是个男孩!

结果怀胎十个月,生下来真的是个白胖的小子。

去年,这个被我言中的外甥已经长大成人,要参加高考了。这个外甥平时有点贪玩,又不听话,高二时曾经还辍学两个月,不想上了,想工作。我们好一阵劝,才算是回到学校。

这样的心态,他的学习成绩可想而知。所以大家都认为,他能考个大专,好歹有个学校上,就很不错了。

高考结束后,我们都坐在一起,讨论他能考多少分,该怎么报学校。我心里忽然又涌出一个强烈的预感,我说:你这次很可能考上二本!

当时在坐的几个人都哈哈大笑,说这不是天方夜谭吗?真要够二本分数线,太阳都能从西边出来了。

我就说,反正我觉得能,如果真的考上二本,我要买个大鞭炮去妹妹家门口放一放。

分数出来的那天晚上,我都睡不着,等到大概两点多时,外甥在微信上给我发来一个大大的笑脸,附带一句话:姨姨,明天你去买鞭炮吧,分数真的够二本了!

如今,我这个外甥在福建上大学,是班里的班长,经常代表班集体参加各种演讲,组织各种活动,是学校的风云人物。

古笛好古笛说:

2010年的一晚,我梦见我姐夫被裸身吊起来,后又被拖进一矮房。次日感觉不妙,打电话问姐夫身体健康情况,姐夫说没有事,放心。过不几天,姐夫到他一朋友家喝酒,跌伤头,送到县人民医院医治几天,稍好转。最后一晚深夜,守护病床的外甥熟睡,姐夫自己偷偷上卫生间,在卫生间内跌倒再次伤害,次日中午抢救无效身亡。

2012年的一天晚上,我梦见我们几个兄弟在坡上遇见一只白虎,大家拿着锄头棍棒三下五除二把白虎打死了。不久,母亲患感冒和肺炎,老弟送到乡卫生院医治,因母亲晕车不打算接到县医院,我从县城去看望,跟主治医生了解情况,说是没有多大问题,住院几天就行了,约一周后出院,出院当天我叫弟弟带母亲来县医院切底检查一下,在门诊部观察治疗一晚,次日早上,我妻子和嫂子在病床旁陪母亲讲话,讲着讲着,坐在床上的母亲突然昏倒,医生们跑来急救,但最终还是过世了。

印象最深刻的两件伤心事

海溶心理说:

2021年7月4日中午,我在长春市南湖公园散步,前面一个老头骑着自行车向我奔来,在他与我交汇的一霎那,我脑中突然蹦出第六感:这个老头要钻进湖里!

那天的天气很好,由于正值午饭时间,在湖边游玩的人并不多。我第一次来长春,也是第一次到南湖公园散步,总觉得湖边没有围栏且坡度这么陡峭,是一个安全隐患。

这时那个骑自行车的老头迎面赶过来了,我心里顿时说:湖边是散步的地方,不是骑自行车的地方。在这里骑自行车挺危险的,作为一个成年人,不应该这样做,这是在给小孩子做坏榜样!

就在我与他擦肩而过的那一瞬间,突然有一种声音在我耳边响起:"这个老头要钻进湖里!"

这种声音并不是来自外界,而是从我的脑子里蹦出来的,也就是所谓的"第六感"吧。

我立马停住脚步,转过身,望着离去的老头,心头有些着急。以我的"第六感经验"(后面再解释),我知道我的第六感是很准的。

总不能对一个陌生人大喊"你会钻进湖里"吧?谁会理你呢?说不定会被人骂为"神经病"。

可他一定会钻进湖里的呀!总不能见死不救吧?

于是我迅速迈开双腿,追了上去,傻傻地跟在老头后面跑。

他是骑车,我是靠双腿跑,在跑步的过程中,我不由笑了起来,问自己是不是有些傻?这到底要追多远呀?他会不会钻进湖里呢?

我真的还没有跑二十米远的距离,就看见那个老头的身子突然晃了一下,自行车龙头偏离了方向,直接驶向湖中。

我一个箭步冲上去,伸出右手,一把抓准自行车的后座,拼尽全力拉住自行车。

我的脚下滑行一段距离后,我和自行车都停住了。悲催的是,由于惯性,加上自行车速度比较大,那个老头从自行车上面飞了出去。

"咚"的一声响,老头钻进了湖里!

只见他很快露出了水面,但脑袋又缩进了水里,双手胡乱拍打着,人竟然离岸边越来越远。

很明显,他不会游泳!

我立刻放下手中的手机,脱掉鞋子,跑进湖中,由于他并没有游开多远,我比较轻松地抓住了他,把他拖到了岸边。

但坡度太陡了,加上两人脚下打滑,我拉着他努力往上爬,却数次都失败,无法上岸。

湖边虽有游人,但比较少,两头的行人都离我们比较远,没人注意到我们两个落水者。

只好大声喊了,可怎么喊呢?总不能喊"救命"吧?多不好意思!

我琢磨了一下,大声喊起来:"来人呀,帮帮忙!来人呀,帮帮忙……"

首先注意到我们的是用网捞捞湖边小鱼的一个中年老哥,他发现我们俩后,飞奔过来,到了我们旁边时,向我伸出了网捞的手竿……

握住手竿的那一瞬间,我的心里感觉到了从来都没有过的踏实感……

更多的人向我们奔来,于是我和那个老头顺利"得救"了!

老头上岸后仍是一脸的懵,我安抚了他一会儿后,他接过别人帮他扶起的自行车,默默地离开了。

我看着不放心,喊了一声:"千万别骑上车!以后也别来湖边骑自行车。"

老头突然停下来,回过头,如梦初醒的样子,他把自行车停好,竟然向我深深鞠了一躬……

我觉得那天特别有意义,后来特别发了个朋友圈,但没有说明事由,本文中插入的图片就是那天拍的。

本文中我之所以提到"第六感经验",是因为我以前曾有过数次类似的经历,我今天特别置顶了一篇文章,那篇文章中讲的救人的事情,就是第六感预先告知我的。

最早的一次是在我读大学时,晚上路过一座大桥,竟然莫名其妙地感觉站在桥边的一个男人要跳桥自杀。

我本已走开了十多米远,突然转过身往回跑,还未等他跳桥,我就猛扑向他,而他根本就没有发现我……

事情也太巧了,就在他一跃而起要爬上栏杆的时候,我刚好紧紧地拽住了他的一只胳膊……

有时候我想,我是不是有救人的特异功能呢?第六感真是太奇妙了!并不可怕的!

我在学校曾从事十余年的安全管理工作,对安全隐患特别敏感,安全防范意识非常不错。如果要从科学角度解释我的"第六感"如此准,这可能是一个重要的原因吧?

老高侃百态说:

这是我至今为止在真实的第六感,因为当时的感觉很强烈,救了我一命,却也失去了几个室友。

这应该是二十年前的事了,当时我在江阴某建筑工地打工,当时被安排和几个工友住在临时搭建的平房里。

有一天被告知工地有领导视察,让我们这些民工休息,等领导视察完以后再开工。

当时是夏天,天气很热,虽然有风扇,但是临时搭建的房子很薄,在里面呆着就像在火炉里烤一样。

因此,同住的几个工友约着一起去附近的水库里洗澡去,并约上我一起去。

那个水库离工地很近,走路只要几分钟,说是水库,其实就是这个水闸,一边连接着内陆的小河,另一边是连接的是长江水。

我们换好衣服打算出发的时候,我刚走到门口,突然感到一阵冰冷的风吹在我身上,我打了一个激灵。

在那一瞬间,我脑海里突然闪过了几个画面,一会儿是江水,一会儿是我们几个在游泳,然而画面一转,好几个人都被大水冲走了,再后来就是看到很多警察,更是看到我脸色发紫的躺在地上。

就在这时,工友老张喊了我一声:"小高,想什么呢?赶紧走啦!赶紧洗完下午可能还要上工呢。"

我看了一眼老张,感觉他脸色有点苍白,我想起来画面中他好像和我躺在一起,我赶紧拉住他说:"张叔,赶紧让他们回来,今天不去了,我感觉不安全。"

老张听完我的话,抬头看了看烈阳,笑着说:"那个地方我们经常去,没事的,赶紧走,要不然跟不上他们了。"

在我的潜意识里,当时绝对不能去游泳,否则肯定会出问题,我直接摇头说:"张叔,我突然肚子不舒服,就不去了,你们也不要去了好不好?"

张叔指了指我,然后笑着离开了。

我很想跟着他们去,哪怕在岸上看着点也行,但是我又不敢,因为当时的危险感很强烈,根本不知道危险从哪里来。

看着老张走远,我躺在床上,突然感觉很冷,随即拿出来了一层被子盖在身上,迷迷糊糊地睡着了。

不知道是因为自己胡思乱想还是那个画面刻在了我心里,睡着以后做了一个梦,在梦里我看到我和老张几个正在水里玩,突然我们几个人翻滚起来,没多久就消失在水里。

就在我努力想看清楚到底怎么回事的时候,突然听到外面有人跑动的声音,紧接着我被人叫醒,叫醒我的人是我们领队。

他看到我醒了,神情紧张地问:"其他几个人去哪里了?"

我突然感到发生了什么不好的事,紧张地给领队说:"他们去水库里洗澡去了。"

领队一听,说了一句"完了!"转身跑了出去,我赶紧下床,看到很多人都在向工地外面走,我也快步跟了上去。

几分钟以后,我跟着人群来到一处水库边,看到岸边放着几套衣服和几双拖鞋,从衣服的颜色上,我判定就是老张他们的。

过了没多久,警车也来到了岸边,听他们说完以后,我才知道自己因为第六感,救了自己一命。

原来老张他们正在洗澡的时候,水闸突然打开放水,由于闸门是由下而上,最先涌水的在河道下面,表面上看不出来。

当闸门开大一点的时候,老张他们才意识到不对劲,赶紧向岸边爬去,可为时已晚,汹涌的暗流没有给他们几个人逃生的机会,一瞬间几人就被暗流卷走了。

几个小时后,老张几个人在几公里以外的地方被找到,姿势是弯曲看看,嘴里都是泥沙,眼睛是睁开的,我看到他好像在看我,吓得我转身往回跑。

第二天,我就买票回老家去了,接下来很长的一段时间,我都会重复那个梦境。

这件事我没有给任何人提起过,因为这种没有科学道理的事情,不应该去传播。

但是,不管是不是第六感,到去有闸门的地方洗澡,本身就存在很大的危险性,毕竟如今很多闸门都是系统控制的,有些闸门都是自动的,没有人确认附近水里有没有人。

另外,老张出事的地方,有一个大大的危险提示:水库危险,禁止游泳。

所以,有时候危险就在我们眼前,只是我们自己不重视而已。

人的命其实很脆弱,只有自己珍惜自己,才能活的长久,同时也提醒大家,不要去有危险警示和不熟悉的水域游泳,珍爱生命,比游玩重要的多。

王小花的退休生活说:

蔡可可三个月后就要跟相恋3年的男友结婚了,正在这婚礼筹备期,突然接到婆婆的电话:"可可,你爸打电话来,说了你一大堆不好,希望我们家不要娶你,要不是你和我儿子君临感情好,要不是我们了解你这闺女不赖,我们家听了你爸的话,这门婚事真得黄了,你爸这么做这是为啥呀?"

婆婆这个疑问让可可瞬间清醒,她的第六感告诉她,她的那套房子出事了,不是被夺走就是被卖了。干出这种事儿的人,只有自己的亲爸。

她赶紧请假回了老家,父亲和继母见她风风火火不年不节的回来,也大吃一惊,尤其是父亲,惊愕的眼神里掠过一丝慌乱。这让可可的心瞬间又下沉了一大截。

"爸,我就要结婚了,您把我那套房子给我吧,这是我的嫁妆,我要带走。"可可不想拐弯抹角。

"那房子还在出租,租期还没到,你急什么?"父亲目光躲闪,各种理由推脱。

"我下午去跟租客说,给他们退租金。"

蔡可可说完这句话转身就要往外走,被继母和她父亲一前一后拦住了。

"那房子没有了,被我卖了。"父亲终于说出这句话时,蔡可可第六感觉的事情被精准验证了。她多么希望自己的第六感不准确啊。

"你凭什么卖我的房?那房是我的。"

"你有一个哥哥,还没有房娶媳妇,我还有一个小儿子也是你亲弟弟他读书也需要钱。你怎么那么不懂事儿,就不能替你爸想想?替你哥哥想想?替你弟弟想想?你爸我老了,挣不来钱了。"

"我没有哥哥,那个弟弟也不是我亲妈大兰子生的,跟我也没啥关系,你凭什么把我的房卖了给两个跟我没关系的人?"可可跳起来大喊大叫大哭。

继母不说话,阴阳怪气地坐到沙发上嗑瓜子喝茶水,可可明白,一定是她在背后捣鬼。自己家里的悲剧她又何尝不是始作俑者?

可可爸妈的婚姻从一开始就不幸福,他们离婚可可能理解。

可可爸大学毕业,在一家国企里做工程师。由于性格太内向,婚事就被耽误了下来,到了30岁还是光棍一条,这可急坏了可可奶奶。老太太到处求人给儿子保媒,介绍了几个都不合适,有一个还可以的,人家姑娘跟父亲这个闷葫芦约会一次,就跟他吹了,理由就是没话说。

后来,可可奶奶家的一个远房亲戚大兰子进入奶奶视线,经过一番考察,姑娘能干,懂事儿,加上沾亲带故,应该是能使唤得了的媳妇。毛病也有,那就是没啥文化,不识几个字,有点粗俗。可她说她不在乎男方话少的性格。

可可爸跟大兰子结婚以后,蔫了吧唧的一个男的,遇上了一个破马张飞的女的。大兰子没觉得什么不好,可是肚子里装满墨水的可可爸却觉得自己的婚姻憋屈:"我这是娶回来一个什么玩意儿?雷烟火炮一样。"

也难怪可可爸的感觉这么糟糕,大兰子勤快,干活有力气,打架吵架也有力气啊。好几次可可爸都差点被大兰子家暴了,乡里乡亲的谁不知道?都成了坊间的笑谈了。

生下可可之后,这两口子的感情更淡了。虽然婆婆有点在意大兰子生了一个闺女,可是来日方长,就大兰子这身板还愁生不出儿子来?

老太太很疼这个小孙女蔡可可。

可是到了可可6岁的时候,大兰子的肚子还没有动静,老太太找大兰子问话。

"妈,这可不赖我啊,你儿子他根本不碰我,我一个人有天大的本事也怀不上啊。"

"这是为啥呀?"婆婆不解地问。

"我的直觉告诉我,他在外面有人了。"大兰子冲口而出的话把她婆婆吓了一跳。

"再胡扯看我撕烂你的嘴。"

婆婆骂着,找她儿子求证去了。

求证的结果让老太太大吃一惊,也让大兰子大吃一惊。

老太太吃惊的是儿子真的外面有人了,大兰子吃惊的是自己的感觉怎么那么准,一语成谶了。

"我不离婚,我有闺女,有婆婆,我不离。"

"妈,明月是我同学,大学时我就爱她,我现在要跟她在一起,跟大兰子离婚。"可可爸跟母亲据理力争。

婆婆见那个叫石明月的女人还带着一个比可可大点的儿子,咬死了不同意。

几个月以后,石明月说她怀孕了,怀上了你们老蔡家的种,这让可可奶奶很为难。更绝的是儿子跟石明月他们俩在城里过上了日子,可可和大兰子被晾在乡下。

又拖了两年,可可8岁的时候,父母还是离了婚。

离婚条件是把城里奶奶出钱买的那套房给可可。石明月虽然给蔡家生了一个孙子,可奶奶觉得对不起大兰子,对不起亲戚大兰子的父母,就帮助大兰子和可可争取到了最大利益。

可可从8岁时就知道自己有一套房子,一直由父亲替她保管着。

可是现在,这套房被父亲给卖了。

可可冷静下来,她找到奶奶跟她要说法,奶奶却说:"我老了,记不清了。"

奶奶的态度变了,明显是不想帮助她。

蔡可可觉得很无助。

突然想起几年没有联系的母亲,母亲厉害,天不怕地不怕。她翻遍电话记录,竟然没有找到母亲最近的联系方式。

父母离婚以后,她们娘俩一直生活在乡下。可可上初中时来到城里上学才跟母亲分开。她住进了父亲和继母的家。

父亲很怕那个继母,说话都没有大声,继母眼镜片后面的眼珠子骨碌碌乱转,似乎时刻监视着可可,这让本来就敏感的她过得很不自在。

也就是在这段时间里,母亲大兰子再婚了,嫁给她老家村里的一个离异带着孩子的男人。第二年,母亲也生了一个孩子,这让可可很反感。她见继父第一面就不喜欢,她觉得继父跟母亲一样也是一个粗俗的人。

"物以类聚。"可可一下子对母亲冷漠起来。

后来上大学,学费是父母离婚时就拿出来存在奶奶名下的,她不为学费发愁,不用再费口舌跟他们讨要。

从离开老家时起,她就不怎么跟母亲联系了,直到在外地工作,她对母亲和父亲一样的冷淡。

现在,房子被父亲卖了,奶奶装糊涂,谁能帮助自己?无助之中她想到了母亲。

她从奶奶那里要到了电话号码。

"妈,你好吗?"

"好,你怎么样?"

几句问候,可可赶紧直奔主题。"妈,我那房子被我爸给卖了,我的房子没有了。可能要不回来了。我爸说要给后妈的儿子买房结婚。你那个当时签的离婚协议还在吗?"

那头沉默了一会儿说:"你先找个地方住下,我安置一下过去找你,别怕,有你妈呢。"

大兰子出马这下子热闹了。

刚一见到杀上门来的前妻大兰子,可可爸立马怂了。

可可的房子确实被他们卖了,卖了98万,房款在可可继母手里攥着,死活不肯拿出来。

大兰子不好惹,先打碎了他们屋子里几样东西表明气势。可可爸爸锁着脑袋默不做声,石明月嗓门和体格跟大兰子比都不在一个段位,不是大兰子对手,加上当年破坏别人家庭的事儿被大兰子粗门大嗓的兜底儿抖落出来,自知理亏的石明月不敢再嚣张,就转身威胁可可爸:"你敢让她们把钱拿走,我就跟你离婚。"

可可爸这个胆小窝囊男人呆如木鸡,傻眼。

经过司法介入,可可拿回了卖房款。母子连心父子天性,最后还是可可心软了,她不忍心让父亲在这个岁数再次离婚,就给了父亲28万,也算对得起他了,至于石明月跟不跟他过下去了,那是他自己的造化。

事后,父亲给可可婆婆又打去电话,说明是自己想阻止女儿结婚,掩盖卖房这件事才说自己女儿坏话的,他道歉。

可可婆婆是明事理的人,理解他不得已的苦衷,表示不计较,婚礼如期举行。

写在最后:

蔡可可从婆婆的一个电话里,敏锐感觉到自己的房子被卖了,这是第六感觉,也是基于对父亲一家的认识。

正是她及时发现,才拿回大部分卖房款,避免了更大的损失。

女人的感觉有时真的准确得离谱。

湘灵寻道人说:

84年12月的一个星期天上午,当时我正在市里的大学读大二,9点钟左右,我突然感觉很焦虑,心中乱糟糟的,特别想家,我的第一感觉就是家里可能发生了什么事。但当时老家没有电话,只好安慰自己肯定没事。为了转移注意力,我就跑去了图书馆,半小时后,读书不仅没有解决焦虑的心情,反而更严重。我想是不是应该回一趟家。市里到老家的镇上每天只有一趟班车,离市时间是中午12点。这么想着,就和班长打了招呼,赶去市里汽车站。遗憾的是,晚点10分钟左右,班车已走。这时只好安慰自己,家里不会有事,马上就要考试了,一个月后就放假了,没有必要因心烦就回家。这样想着又回到了学校。但是回学校后内心的焦虑不仅没有减轻,反而越来越严重,只好决定必须回家一趟。班车没了怎么办?只能分段乘车靠运气了,实在不行就步行回家。做出决定后就背着包买了点饼干水出发了。先坐上公交车走了十二公里,然后在一个镇上转乘班车十八公里来到另一个镇上。由于当时天已较晚,加上这个镇和我们镇是属于不同的县,所以想找短途车已很难,只好边走边靠运气。大约走了五、六里路就遇上一辆牛车,这大叔很好,听我说要回我们镇上就顺带了我一段,告别大叔后,又走了约四里路在天近黑时,赶到了镇上我爸单位。v去爸房间一看没人,一打听原来老爸去县城开会去了。这下心想家里一定没有什么大事,不然老爸不会还在县里开会的。想着这点,自己就不太焦虑了。不过离村里还有七公里地,我得马上赶路,太晚了路上是很怕的,因为在文化大革命时期,这段路上有三处是枪毙过人的,平时赶圩时,一到这三地心里就发毛的。还好在到这三地之前就遇到一位邻村的大伯。然后就结伴回到村里。回到村口时遇到邻居婶娘,婶娘抬头就问:谁通知你的?你这么晚了还赶回来了?我心咯噔一下,不好,家里出事了,我顾不上回答,就直往家里赶。

赶到家门口,就听见老妈一直在呼喊着自己的小名。原来早上老妈从她三姐家回来,因山高路陡,又结了点冰,不小心把手摔折了,然后因太疼痛就一直呼叫着我的小名,因我是三兄弟中的老大!因为她的呼叫,就把我从学校喊了回来。这是我一生中最奇葩,最鬼诡的事了。

入错行的电工说:

十几年前,刚到广东的时候,进了一家鞋厂,有一天上班跟一个小老乡在一起捡鞋带。当时是夏天,天气比较热,就在仓库的一个角落里干活,那时候也没有装什么墙壁扇,牛角扇之类的,更不用说空调了,唯一一个降温的工具就是头顶的吊扇。

两个人就在那里坐着捡鞋带,有一句没一句的在那儿聊着天。后来就聊着聊着,那个小老乡他就说要去去上趟厕所,问我要不要去,我就跟他说我不去,你自己去吧!

小老乡他自己上厕所去了,然后就留我一个人在那里干活了。本来是不想上厕所的,但是在这坐着坐着,突然之间就有了一个想起来上厕所的想法,或者说是起来去喝水,或者说是起来活动一下的想法,总之就是不想坐在那里了。

然后就起身走了过去,我刚起身,走三步,只听见身后啪的一声,有东西掉了下来, 扭头一看,头顶的掉扇掉了下来,正好砸在我们两个人,刚才坐的那个地方。

我一看吓的一身冷汗哪,这要是晚走一步,那风扇掉下来,不就砸在头上了,不死也得要半条命。

随后吊扇掉下来这事,马上就有现场的组长上报给主管,然后又上报给厂里面,当时厂里面也是很担心吊扇掉下来砸到人,当他们知道是人起身走出了两三步以后吊扇才掉下来的,才长出了一口气。

后来至于说那个风扇是为什么掉下来的?搞维修的师傅过去检查,说是挂风扇的挂钩螺丝没有拧紧,而我们在现场干活的时候,也没有发现说吊扇转动不正常之类的现象。

后来我也就在想,自己当时明明不想起来呀,不想去上厕所,但为什么偏偏在那个小老乡起身走了之后,突然之间之间就有了这个想法,你说这是第六感也好,说这是巧合也罢,总之,它就是这么巧!

我个人偏向于这是第六感的作用,直觉,就是这么没道理!

栩妈红豆说:

前几年去西安玩,晚上和朋友一起从酒店出来,准备去大雁塔广场吃饭和看喷泉玩。我当时躺在床上翻看手机,看着白天和朋友一起玩的时候拍的照片,忽然觉得这手机可能要丢了,感觉越来越强烈。本来想着要不放酒店不拿了,又担心被撬门,丢其他东西,后来想着我多操心点,应该不碍事,还要拍照用呢。

去吃饭,后来又边聊天边散步,就把这茬给忘了。等后来想拍照,一摸手机,没了。我去,连带着钱也丢了,估计两千块钱左右,妈蛋,气死我了。真的那种感觉,懊悔死。真恨不得打自己一顿,应该放在酒店里了。

报警,然后去做笔录,都是浪费时间,音乐喷泉也没看。心情低落的一塌糊涂。忙了大半天,各种挂失,唉😔。从来没有第六感这么准过,这一次,让我终生难忘!

发表评论:

网站分类
友情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