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潜伏》里组织为什么非要给余则成安排个老婆?_潜伏里的余则成是好人还是坏人

脂肪故事说:

给余则成安排老婆,是没有办法的事,这事得怪他的老师吕宗方。

余则成并没有结婚,但吕宗方在填写余则成的档案时,在他的婚姻状况中填了"已婚"。老吕这么做,是为了余则成能够顺利通过军统的录用审核。毕竟,有老婆的男人相对稳重,不容易在外面被诱惑,再者,有老婆的男人,抛弃家室投敌叛变的可能性也更小,相对来讲更加可靠。

原著中有这样一句:只有这种有家室的男人才容易赢得信任,特别是年轻的知识分子。

所以,余则成能够顺利被军统录用,有老婆这一条给他加了分。而吕宗方之所以把余则成并不存在的老婆安排在根据地的河北乡下,是为了逃避军统的实地调查。

然而形势的变化却出乎吕宗方的预料,抗战胜利后,余则成被派遣到天津站,吴站长要求手下把老婆都接到天津,这就给余则成和组织出了个大难题。余则成的战略价值太大了,组织绝不可能放弃,经过一番周密的策划后,翠萍被派到了天津冒充余则成的老婆。

所以,组织上给余则成派个老婆,是在给吕宗方擦屁股,避免引进吴站长的怀疑,否则余则成光棍一个,事情反倒是简单了。

不过,如果从另外一个角度来讲,组织给余则成安排一个老婆,有着更为深远的考虑,吴站长的命令正好创造了一个机会而已。

一、派翠萍去给余则成当老婆,实际上是给他找个助手兼保镖

余则成为了给吕宗方报仇,出手杀掉了李海峰,却因为经验不足被万里浪识破,派人暗杀了他,侥幸未死之后被送到了根据地,从此走上了另外一条道路。

克公在与余则成短短的相处时间内,把余则成摸得一清二楚。余则成是知识分子出身,工程师出身,思维缜密、下手狠辣,但余则成是电讯技术人员出身,而不是行动人员,特点就是行动能力弱、枪法差、身手差,真干起活来,在紧要关头很容易出纰漏。

翠萍就弥补了余则成的不足,她可是女游击队长,在和敌人长年的作战中,练就了一手好枪法、一身好功夫。在剧中翠萍隔着窗户,用手枪准确地命中陆桥山,可见其枪法准到了何种程度。

被"陷害"后逃脱的天津站行动队队长马奎,身强力壮、专业过硬,却被翠萍一脚踢中脑袋击毙,事后专业人员判断是被"铁棒击中头部",这一脚之快、之准、之狠,令人毛骨悚然。

派这样一个身手过硬、枪法如神、武艺高强的人呆在余则成身边,既是他的助手,可以帮他干一些干不了的事,又是他的保镖,确保他的安全。

二、为了余则成的安全

其实,组织上原本给余则成安排的老婆是陈秋萍,结果秋萍不幸坠崖牺牲,只好让秋萍的姐姐翠萍前往天津。

翠萍并非是最理想的选择,她不像秋萍那样读过书、心思缜密,而且在保卫部门接受过专业训练,没有什么地下工作的经验,性格又冲动莽撞,而她本人也不愿意前往天津,组织之所以还是让翠萍去,其中最重要的原因就是:占住那个位置。

其实,余则成就算不把河北乡下的老婆接到天津,也是可以糊弄过去的,兵荒马乱的,就说老婆病死了、出意外死了,甚至是跟人跑了,都不会引起吴站长的怀疑。但这样一来,余则成就变成了光棍,军统就可以名正言顺地给余则成安排相亲了。

军统给余则成安排的老婆,余则成根本无法拒绝,拒绝了一次也无法拒绝第二次,拒绝了第二次也无法拒绝第三次。军统之间有着相互监视的传统,这样余则成身边就有了一个日夜监视他的人,他如何去开展工作?只怕用不了个把月就暴露了吧?

剧中曾经有一段余则成的讲述,有个同志在做梦的时候说了一句:把茶叶送给克公,结果就此暴露。谁敢担保余则成不说梦话?

所以,无论翠萍有多不理想,都要占住"余则成的老婆"这个位置,避免他的身边被安排一个监视者。

三、翠萍的痛苦

翠萍一出场,就是来搞笑的。从小在大山里面长大、成天忙着战斗的女游击队长,没见过什么世面,闹了一出又一出笑话。

但是很少有人注意到,翠萍身上那种最可贵的东西。

她的亲妹妹牺牲了,她还没有从失去亲人的巨大悲痛中走出来,就要擦干眼泪去完成这个任务。当她看到余则成时,那种厌恶、抗拒,是掩盖不了的。因为眼前这个男人,就是导致她妹妹牺牲的"凶手"。

是的,这怪不了余则成,但却是铁一般的事实,翠萍偏偏还要假扮他的老婆,这种矛盾有谁理解?

再者,去和一个素不相识的男人假扮夫妻,同吃同睡、同进同出,她当然知道这意味着什么。对于一个思想传统、还是个黄花大闺女的翠萍来说,要克服多么大的心理障碍啊。她完成任务后回到老家,谁还会娶她?翠萍,是付出了巨大的牺牲的。

而在电视剧的结尾,余则成一去不回,并与晚秋意外重逢结为夫妻,翠萍为了保护余则成,只能自己悄悄生下孩子,呆在偏僻的乡村,望着弯弯的山路,守候了一辈子。也许这辈子,翠萍都无法再见余则成一面了。

为了这个任务,翠萍的妹妹牺牲了生命,她自己则要忍受终生的思念和痛苦的折磨,这样的牺牲难道不大吗?翠萍默默地承受了这一切,没有多说一个字。

结语:上级为余则成安排一个老婆,是形势所逼、不得不为。但对于翠萍而言,就是一辈子。

她和余则成在天津短短的三年相处的时光,是她这辈子最幸福的时候,然后用一辈子去守候?值吗?在翠萍的心里,是值得的。

电视剧最后,那个前来通知翠萍的人,带着骨子里的傲慢,是啊,他是穿着军装的胜利者,他可以与家人团聚、享受属于他的荣光,这是他应得的,在他眼里,翠萍一个农村妇女,有什么功劳可言?导演没有说,但所有的观众都读懂了这层意思。

翠萍,没有得到她应得的尊重。我宁愿把这个理解为工作需要。革命尚未成功,翠萍仍然要继续执行潜伏任务,直到组织通知她任务结束。这一天何时到来,没有人知道,也许直到生命的最后一刻。

人生的选择,充满了未知,更充满了无奈。命运最大的无奈,就是只有一次选择的机会。如果翠萍提前知道这个结局,她还会接受这个任务吗?我想,她一定会的。

致敬那些无名英雄!

萨沙说:

我是萨沙,我来回答。

主要是3个原因:

第一,完全是为了工作。

当年和今天不同。

民国时期并没有计划生育一说,男女比例没有今天这样差距巨大。

当时的女人很多,很多人家都有好几个女儿。

当年20多岁的男人只要不是身体有什么疾病,或者是家里实在穷得揭不开锅,一般都有老婆。

余则成的岁数不小了,又是伪装成有些身份的人进行潜伏,没有老婆是说不过去的。

一个中年男人独居,在当年必然会引起周围人的怀疑。

尤其是军警特务,都会优先排查这种人,认为可能是匪盗或者探子之类,总之不是什么普通老百姓。

当年中年的男性地下工作者在大城市潜伏,组织上一般都会安排一个女性伪装成他的老婆。

这种事情非常多,影片《永不消逝的电波》李侠原型李白,就是一个地下党员,长期潜伏在上海,负责秘密电台。

李白一个人在上海生活,很快就引起了邻居和巡捕的注意,当时很少有这种独自租房的中年男人。

为了避免麻烦,组织上安排23岁绸厂女工裘慧英,在1937年伪装成他的老婆。

两人伪装成夫妻,需要同进同出,还要同居一室,日久生情,最终在1940年结婚。

类似的事情很多。比如江姐江竹筠在1943年同彭咏梧伪装成夫妻。

当时彭咏梧在重庆负责几个小区的地下工作,然而一个人租房也是很快被人盯上。

无奈之下,彭咏梧只能要求组织上派一个女同志来,伪装成夫妻。

后来在1945年,两人正式结婚。

第二,可以互相照顾和帮助。

地下工作是很危险的,也需要严格保密,很多时候需要帮手。

比如余则成整天自己去某一个地方接头或者传递情报,就很容易被人盯上或者怀疑。

自己和妻子交替着去完成任务,就不容易被人发现。

另外,敌人对女性的怀疑度较低,很多工作比较适合女人而不是男人去做。

比如敌人的特务、宪兵,很多时候会重点盘查男人,对女人则大多放过去,认为她们都是家庭妇女不可能做这种工作。

除了工作以外,男人自己未必能够照顾好自己,家里有个女人哪怕是假妻子,至少煮饭、洗衣都有人承包了,生活上也能好一些。

第三,互相监视。

那个年代,叛徒和汉奸实在太多了。

地下工作又是极为危险的,很多人架不住压力,或者被金钱、权势诱惑,往往就会背叛组织。

一旦出现叛徒或者汉奸,往往会给组织带来毁灭性的打击。

顾顺章叛变,差点将我党在上海的组织全部毁掉。

真实的《红岩》中,刘国定和冉益智分别担任着重庆中共地下党的市委书记与副书记的重要职务。这两个人先后叛变,导致地下党组织遭到灭顶之灾:中共川渝地区损失惨重,被捕共产党员及进步群众133人,除上海、南京外,重庆及四川地区有125人被捕,其中,有56人被杀害;有32人下落不明;有25人脱险或获释;有8人叛变后参加特务组织。

派一个女人在身边,也有一定的监视作用,男女可以互相监视,这样才能保证整个组织的安全。

longwind123说:

这也叫问题,电视剧里面写的很清楚了。余则成加入军统时,他的上司同样也是潜伏人员吕综方给他填的是有妻室,并且在余则成到天津前以探亲的名字回了老家,因此在吴敬中要求将老婆接到天津时,余则成是无法拒绝的。

你的想法太黑暗了。

度度狼gg说:

1949年4月以后,宝岛上所谓的"眷村"开始逐渐增多,到彻底败逃大陆以后,眷村的数量更是达到了530多个,其中有不少是军官的老婆孩子,而且许多是先期来台的。此举用"预留退路"来脂肪故事说:给余则成安排老婆,是没有办法是不太准确的,某种意义上,更像是扣在当局手中的"人质",逼着中下级军官在大陆战场上死硬到底,别投降别起义。

蒋某人其实深谙此道,一方面,是在他考察和晋升高级军官时,会把有无家室作为重要指标,军人嘛,男人嘛,到了一定年龄没有老婆没有窝,要么身体有问题要么心里有鬼,怎么敢放手使用?

另一方面,绝大部分中高级军官的家眷,都生活在后方的城市,有了这个牵绊,前线军官如果想弃暗投明,都得先过亲情这一关。比如张治中到北平和谈后,基本答应了我方提出的条件,被蒋某人痛骂"文白无能,丧权辱国"。

说明这个蒋系八大金刚之一,此刻也就基本失去了信任,他如果返回南京上海,很可能步了少帅的后尘(对不起一个姓张的朋友了)。因此周公真诚予以挽留,同时为了解除张将军的后顾之忧,特地安排地下党将张治中的妻儿,秘密接到北平。

可不是每个军官都有这样的待遇,那么大多数家属被南京控制的军官,只能硬着头皮顽抗到底,毕竟我们的民族,非常讲究孝道和亲情,这是实际情况。

既然蒋某人是这个思路,作为其鹰犬单位的军统和后来的保密局,情况也大致如此:"没有家室的人是不可靠的",因为不符合常理,那就需要怀疑。

那个戴老板在抗战时期,为了取悦校长,曾经下令禁止军官婚配,职务级别高如毛人凤者,也得经过特批,但是已有家室的不在此列,属于特殊时期。

到了抗战胜利以后,这条规定不复存在,军统又攫取了惩处汉奸和没收敌产的特权,房子票子车子金子女子大肆"五子登科",再没有老婆的岂非咄咄怪事?做地下工作,最怕鹤立鸡群,长得太帅太漂亮都不太合适。

别看余则成只是个少校机要室主任,但军统是个特殊的军事单位,戴笠也不过是陆军少将衔,因此校级特务已经不小了,这样的人如果没有老婆,既会让特务高层不放心,也违反常理容易暴露。

余则成到天津之初,还可以用"老婆在河北老家"的借口来搪塞,因为档案里确实这么写的。当年他的老师吕宗方,就是考虑到必须让"上峰信任"这一层,给余则成编了一个"已婚"的假历,反正抗战时期河北是沦陷区,军统也很难去"外调"核实。

但是日本投降以后,麻烦就来了,因为没有什么理由能阻止"夫妻团聚",哪怕老婆是在八路军根据地,也不能成为借口,注意那会是"和平时期",并不限制普通百姓的人员流动。

老奸巨猾的吴站长,特别要求天津站的主要军官们,要把留在后方或者其他地方的老婆孩子,都接过来"团聚",名义上是关心,实际是便于考察、监视和控制。

在这样冠冕堂皇的理由之下,没有哪个军官敢抗命吧?那么余则成在乡下的老婆,也就必须来天津,跟丈夫生活在一起,这事恐怕没得选择。

所以不是组织上非要给余则成"安排个老婆",而是被逼到墙角了,如果没有一个"余夫人"出现,要么说明你履历造假,要么就是你欺瞒上级,要么说明历史有问题,总之麻烦大了。

在这种情况下,组织上必须选派一个女情报人员,来配合余则成把戏演下去,否则还怎么继续"潜伏"?一个谎言必须用更多的谎言去掩盖,没有办法的办法。

你看谍战剧《悬崖》也是这个路子,周乙去关内执行任务回来,组织上也得给安排个"老婆",去接站去团聚,否则一个中年男人无家无妻,凭啥给伪满当局卖命?

高彬们的想法,跟吴敬中们差不许多,没有弱点没有嗜好的手下,一定是不可靠的,此乃特务工作的常识,许多谍战神剧,就是过分埋汰了敌人的智商。

还有一层,是余则成和左蓝的关系问题,不管怎么解释和掩饰,余则成在重庆曾与左蓝相爱、并且左蓝是地下党的情况,已经坐实,非常容易引起敌人的怀疑,军统内查是非常严格的。

虽然吴站长用"你在重庆风流过"做了结论,这事的后遗症还是存在的,尽快安排一个正室夫人出场,有利于摆脱嫌疑。在真实的历史上,仅凭余则成与左蓝有交集有交往,早好被督察室停职审查了。

于是组织上选拔了有一定情报工作经验的秋萍,来假扮余则成的妻子,前往天津团聚,这个假履历总得圆上,还打算获取敌人进一步信任,弄个副站长当当呢,基础的条件不能少。

其实还另外一层,余则成并非我方主动打入敌人内部的卧底,而是在左蓝的引导下逐渐走向光明的,并没有接受过系统的组织培训,派个立场坚定的党员,来协助他开展工作也确实必要。

可惜秋萍在赶往天津的途中,意外牺牲,而这边余则成又已经报告了站里,声称已通知自己的妻子前来,时间不等人,只好临时更换成妹妹翠萍,这当然是编剧的故意安排了,不然哪来"大嘴美女"这样性格鲜明的角色。

至于翠萍如何勇敢顽强枪法出众,能够协助余则成行动、保护余则成的安全,类似的推测都是扯了,都是为了剧情而塑造的人设,实际上,翠萍越是没啥本领,余则成越是安全,因为他的任务是深度潜伏搞情报,不是打打杀杀。

历史上地工人员,无论是潜伏在敌营中的,还是战斗在敌占区的,只要到了一定年龄,都必须考虑组成家庭的问题,要么是一男一女以假夫妻生活,要么组织上干脆批准结婚。

此类例子不胜枚举,表面上有稳定的家庭生活,才不显山不露水,因此余则成和翠萍的"假夫妻"故事,倒不是什么特例,也基本符合历史。

漏洞在于,既然我方掌握他的档案履历,早就应该安排合适的人选,加以熟悉和训练,以妻子的身份去给余则成打掩护,而不是等到敌人相逼时,搞个手忙脚乱,简直是侮辱我们的情报工作水平嘛。


比如余主任不方便离开的时间,或者不应该出现的场合,身边能有这样一位同志打配合,传送情报就容易得多,反正是个乡下妇女,表现得土点笨点没毛病。

然后余主任还得偶而撩撩晚秋什么的,要不然就太本分了,哪里像个中级特务?郭如瑰仅仅是家里沙发破旧了点,都引起了杜聿明的怀疑,也就是说,不能随波逐流的人物,极易引起敌人的注意。

吴站长逃台之前,估计已经猜到了"峨眉峰"究竟是谁,因为另外几个中级干部都出事了,用排除法也有结论了,他虽然没有点破,却一定要挟持余则成同行,足以说明了一切。

当时大特务们的老婆孩子,早已转送岛上,若非站长心里有了小九九,余则成一定是留下来领导"另类潜伏"的最佳人选,那么被送上飞机的就是翠萍了,现在知道有了家室,在敌人的眼里是多么重要了吧?

李少军lishaojun说:

革命工作、安全的需要,尤其在当时艰难、复杂、凶险的社会环境下,稍有不慎和秕漏,就有暴露、功归一溃的危险,所以组织上安排翠平与余则成假夫妻对敌形成"障眼法"十分必要。

革命战争年代,我党地下工作者假扮夫妻,深入敌区或敌人内部並不鲜见,后来日久生情,经组织批准,弄假成真,不仅完善了工作环境,也体现了对革命同志的人文关怀。

革命同志、夫妇为了砸烂旧世界、建立新中国生死与共,风雨同舟,演释了许多催人泪下的故事,至今仍然感动着有良心的人们。

大志远思想空间说:

电视剧《潜伏》中已经是而立之年了,30岁的人没个老婆是不正常的,不正常就会引起别人的注意,被人注意之后工作就有羁绊,而且不少是无所谓的羁绊。人有了老婆就是一个家,就是平常人,更符合现实,有利于潜伏工作。

就像懂行人说的,特务就是一个平常人,而不是电影电视剧中的高大帅气,一看就不是一般的人。那种人肯定不是特务,而是一个演特务的人。当然也有例外,比如前几年抓住的一个央视主持人成蕾,她就是一个特务,一个来自澳大利亚的特务。有些说远了。

电视剧《潜伏》我看了很多遍,让人看得荡气回肠,看一遍有一遍的意思。无论是干什么工作,只要接触时间长了往往会产生感情,很多事情都假戏真做了。潜伏中的余则成就是这样和老婆翠萍(脆皮更正),这样成为两口子的,当然这样更有利于工作,工作生活两不误。

白明说:

做地下工作时,由组织上安排做夫妻是很常见的事情,就是为了符合身份与工作方便,如《红岩》中江姐的原型江竹筠夫妇、《永不消逝的电波》中主角原型李白夫妇、"刑场上的婚礼"中的周文雍陈铁军夫妇等。这些同志很多一开始是假结婚,后来建立了深厚的革命友谊,产生了真挚的爱情,许多经组织上批准,变成了真结婚。向他们表示敬意。

发表评论:

网站分类
友情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