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你是公务员,愿意和没有正式工作的人结婚吗? _公务员会娶一个没有工作的女生吗

七夜荧光说:

我是一名公务员,曾经也曾遇到过这个问题,那时候我还是单身,和一位没有正式工作的女孩子交往了一段时间。我一开始并没有太在意她的工作情况,只是觉得她是一个温柔、聪明、有趣的女孩子。然而,在我向家人和朋友介绍她时,他们纷纷表示担忧,认为她没有正式工作,是一个不稳定的因素,有些人甚至直接建议我不要和她结婚。

当时我有些犹豫和不安,因为我知道这个问题不仅涉及到我个人的幸福,也涉及到我们家庭和的观念,作为一名公务员,我需要维护自己的形象和声誉,不能让别人觉得我在违背社会道德和规范,另一方面,我也不想失去这个女孩子,因为我真的喜欢她,觉得她是一个可以依靠的伴侣。

最终,我决定跟她谈一下这个问题,听听她的想法和计划。我们坐下来认真聊了一会儿,她告诉我,虽然她目前没有正式工作,但是她有着自己的计划和目标。她正在不断学习,提高自己的技能和知识水平,以便在未来能够找到一份稳定的工作。此外,她也有自己的爱好和特长,如写作、绘画等,她真的很努力。

听完她的话,我感到很欣慰,我认为一个人的职业和工作并不是他或她的全部,更重要的是他或她的内在品质和素养。如果一个人有着良好的品格和价值观,努力学习和发展自己,那么他或她总有一天会获得成功和幸福。另外我也意识到,作为一名公务员,我的责任是为人民服务,而不是追求个人的荣誉和地位。如果我真的爱上了一个人,那么她的职业和工作情况并不应该成为我们感情的障碍。

最终,我和这个女孩子决定在一起,我不再为职业和工作的问题而烦恼。我们相互支持和鼓励,共同追求着自己的梦想和目标。在我们的关系中,我们彼此尊重,理解和支持对方的选择,没有人会因为职业或工作问题而被歧视或者瞧不起。

不久后,我和这个女孩子决定步入婚姻的殿堂,在我和她的婚礼上,我们邀请了很多亲朋好友,包括我的同事和上级领导。我记得当时我还有些紧张,因为这是第一次把自己的私人生活暴露在公共视野中。然而我很快发现,我的同事和上级领导并没有对我和我的妻子表示任何负面的评价或者偏见。相反他们都很热情地祝福我们,表达了对我们未来的美好祝愿。

这次经历让我意识到,尽管在决定和一个人结婚的时候,职业和工作问题是一个重要的考虑因素,但并不是决定一个人是否合适的唯一标准。关键是我们是否彼此尊重和支持,是否能够共同面对未来的困难和挑战。公务员和非公务员之间并不存在固定的差异和界限,每个人都有着自己的价值和优势,只要我们相互理解和尊重,就可以创造出一个和谐的社会环境。

现在,我和我的妻子已经结婚多年,我们依然相互支持和关爱,共同面对着生活中的种种挑战和机遇。我们相信,只要我们努力追求自己的梦想和目标,坚持自己的信念和价值观,就一定会创造出一个美好的未来。

秋月揽星河说:

沈雪是我同事,正儿八经考进来的公务员,身材苗条,面容姣好,大家都觉得她高不可攀,这朵鲜花不知道会落到一个怎样的小伙子手上。

单位有一个司机叫孙宇平,是临时工,身材魁梧,相貌憨厚,离异单身,有一个儿子跟了前妻。

孙宇平家势良好。父亲是土管局副局长,母亲是县妇联主任。宇平天资平庸,高中毕业去了药材公司,当了采购员。

他身高1米85,性格淳朴,嘴唇厚厚的,不爱说话,稍显木讷。

23岁那年,有人给他介绍了一个对象,是保险公司的员工,叫沈丽(是的,我也奇怪,他的两任妻子都姓沈)。

沈丽长得太好看了,我见过一次,真是过目难忘。

她身高1米68,五官不是多么出众,但是皮肤白皙,吹弹可破,气质清冷,超凡脱俗,天生招人爱怜。

沈丽的父亲是一家乡镇企业的副厂长,家庭富裕,娇生惯养长大的。

沈父崇尚权势,女儿嫁到这样的家庭,他觉得面子上有光彩。

孙宇平一家人都对这个儿媳妇儿宠爱有加。

孙父负责做饭,沈丽爱吃什么他就做什么,沈丽爱吃柚子,他每天买一个,剥好了放在盘子里,沈丽到家就吃。

刚结婚时,小两口感情比较好。第二年,沈丽生了个儿子,取名子豪。

爷爷奶奶十分珍爱孙子,全部身心都放在了子豪身上。

沈丽的变化越来越大。

他俩结婚的时候买了婚房,沈丽娘家出钱装修得非常高档。但是小两口不愿意做饭,所以都是到孙宇平父母家吃饭。

后来生了儿子,两人干脆吃住都在父母家了。

儿子三岁上了幼儿园,爷爷负责接送。沈丽渐渐不回公婆那儿,只有孙宇平一个人回去。

孙母意识到儿子的婚姻出了问题,就问儿子怎么回事?

孙宇平说:我也不知道怎么回事,脾气越来越大,回家也不爱理人,就跟变了一个人似的,我也懒得理她。

孙母很着急,说:这样怎么能行呢?子豪这么小,你们两个闹别扭,会影响孩子的。

到了周末,她给儿媳打电话,让她回来吃饭。

听说儿媳回来,孙父做了一大桌好吃的,还有各种各样的水果。

晩饭后,孙母有意找点事情跟沈丽一起做,又让她给子豪讲故事,一门心思想让她留下来住,小两口缓和一下感情。

天确实有点晩,沈丽也看出公婆的一番苦心,就住了下来。

半夜里,听到两人的吵闹声,原来沈丽把自己紧紧裹在被子里,不让孙宇平靠近,孙宁平去扯她的被子,她就大声叫嚷起来,丝毫不顾及两个老人的感受。

孙母一夜未睡。

天明后,她跟沈丽说:小丽,是不是宇平哪些地方做得不好,你告诉我,我去说他。

沈丽说:他也没有什么地方不好,我就是很烦他,不愿看见他,不想跟他过了。

孙母吓了一跳,说:你这孩子,可不能随口乱说,让子豪听到怎么办?

沈丽说:现在离婚的又不是我一个,我才不怕,没有感情了硬凑合在一起有什么意思?

孙母苦口婆心,一番劝说:两口子过日子,哪有一辈子甜甜蜜蜜的,大部分时间都是互相理解、互相包容才能过下去,不要轻易说过不下去了,遇到谁都一样。

沈丽坚硬如铁,说:妈,你不要再劝我了,今后我无论嫁谁都行,哪怕嫁个七老八十的老头子,也不跟孙宇平在一起了。

某一天,沈丽带着子豪从这个小城消失了。

随即孙宇平收到了沈丽起诉离婚的传票。

一场离婚弄得沸沸扬扬,为了财产,为了孩子,大打出手,满城皆知。

孙母头发白了一半,孙父越发沉默寡言,孙宇平更是受到重创,觉得自己活得越发没出息了。

孙母不忍心看儿子形单影只,还在栉风沐雨、没白没黑跑业务,恰好我的单位招司机,临时工,工资2000元,但是朝九晚五,双休制。

沈雪9月份报道,孙宇平比她早了半年。

沈雪刚上班,就成了机关大楼所有人关注的目标。

她师范大学毕业,形象靓丽,落落大方,很快就有很多人给她介绍对象。

她比较中意的是在宣传部工作的许修文。他重点大学毕业,举止文雅,前途无量。

两人交往了一个月,他开始到沈雪家里吃饭。他很实在,去了从来都不买任何东西,就跟到了自己家一样。

沈雪出身农村,但是父亲头脑活络,做生意赚了一点钱,在县城买了房子。

沈雪有个弟弟,上高中。

认识三个多月,赶上元旦。许修文带沈丽回了老家,见他的父母。

许修文的老家在县里最偏远的地区,紧靠黄河边。

两人搭了一辆车,赶到许修文老家时已近中午,沈雪推开破旧的大门,被家里的景象惊呆了:几间低矮的北屋,墙皮剥蚀,斑驳不堪,屋内摆设杂乱,煤烟呛人。

许母看到儿子,十分欢喜,目光只在儿子身上,问寒问暖的。

许修文看饭菜过于寒酸,转身去小卖部买了只烤鸡、酱鸡爪什么的。

吃饭时,屋子里比较冷,许修文就让沈雪端着菜去里屋的炉子边吃。吃了几口,沈雪就呛得咳嗽起来。

许修文说:买的什么炭,这么呛人?不是让你们买无烟煤吗?

许母说:你拿回的钱,你爸生病输液用了不少,无烟煤太贵了,烧这个一样,不冷就行。

许修文说:钱不够跟我说,你看看买的这炭,能烧吗?

一顿饭吃得沈雪心里七零八碎的。

回去之后两个人继续来往着。

腊月二十三,小年,沈雪生日,许修文照例去沈雪家里吃饭。

吃完饭,沈雪送许修文出来,到了小区门口,沈雪说:我们分手吧。

许修文诧异地说:为什么?你胡说什么呢?

沈雪说:今天是我生日,弟弟用攒的零花钱给我买了巧克力,你呢?

许修文道:我一下班就急着赶过来,不就是为了给你过生日吗?你什么时候变得这么俗气了,在乎这些虚头巴脑的东西?

沈雪说:是的,我俗气,我可以不在乎你的家庭贫穷,但是我在乎你心里面到底有没有我,我在乎我在你心里到底占多大的地方,你对我这样让我在爸妈面前很没有面子,我很难受,你知道吗?

沈雪说着哭了起来,转身就要往家走。

许修文一把扯住她的胳膊,不让她走,满脸通红,怒气冲冲地说:你不能走,给我说清楚,到底为什么要分手?不说清楚休想离开!

沈雪的弟弟沈波刚好下楼,看到他俩拉扯在一起,姐姐在哭,就上前大声喊道:许哥,你这是干什么,放开我姐!

他不由分说一把拉开许修文,拉着姐姐回了家。

许修文托了好几个人说合,意思就是:他学历好,工作好,这么好的条件,错过这个村可就没有这个店了。

沈雪很坚定,说:不会疼人,条件再好有什么用?我不会回头的。

经历了这件事,沈雪心思沉静下来,对于别人介绍的各色人等,她不再急着去相亲。

时光静好,细水流年。

不知不觉中,孙宇平走进了她的心里。

从什么时候开始的呢?具体她也说不清。

或许,无数次,她加班到很晚,他给她买来热腾腾的汤面,嘱咐她趁热吃了,不然会饿出胃病;

写完材料,发现他在下边等着。看她过来,只有一句话:走,我送你回家。

夜深人静,街上空无一人。两人默默地走着,一丝暖意萦回在沈雪心头。

或许是那一次,他送她去市里开会。朔风凛冽,飞雪漫天,看她穿着单薄,他脱下身上的羽绒服,让她披上,完全是一个大哥哥对妹妹的疼爱;

有一次,开会晩了。他啥都不说,直接带她去了一个私房菜馆,点了三个菜,个个都是她爱吃的:炸香菇、西红柿炒鸡蛋、水煮鱼,中间悄悄出去结了账;

他开车跟她一起下基层,她在台上讲,他坐在下面听得出神。目光相遇,他憨厚一笑,她心里开出了一朵小花……

或许她心里有了他的影子,见到的每一个男人她都拿去跟他比较,论条件,论工作,论学识,比他好的人太多了,可是她无论如何都喜欢不起来。

喜欢一个人,是藏不住的,会不自觉地从眼角眉梢流露出来。

同事们都看出了端倪,就开他俩的玩笑。

沈雪笑着不说话,孙宇平急红了脸,说:大家行行好,饶了我吧,这事可不能乱开玩笑的。

情人节这天,他俩从市里开会回来,沈雪说:今天过节呢,我请你吃饭吧。

他俩来到银泰城,找了个很有情调的餐厅,点了牛排。

霓虹闪烁,音乐迷离,温馨又浪漫。

走出餐厅,有人卖花。沈雪说:给我买一枝吧。

孙宇平一愣,讷讷地红了脸。

卖花的小姑娘趁机递过一枝玫瑰花,说:打5折了,5块钱一枝。

孙宇平掏出10元钱,说不用找了,接过花递到了沈雪的手中。

沈雪拿着那朵玫瑰花,幸福快乐溢满心怀。

他俩的婚事颇为周折。

沈母坚决反对,不惜以断绝母女关系相逼。

沈雪毫不动摇,坚持要嫁。

他们结婚之后,孙景平辞去了临时工的工作,利用自己做过药品公司采购员的经验,开了一家药店,经营得很好。

几年之内,他连开几家,业务遍及城镇和乡村,做的风声水起,声名远播,成为当地最好的药店老板。

如今他们结婚已经10几年了,儿子已经上了初中,沈雪从不吝啬在朋友面前秀恩爱:

她给老公理发;

她想吃榴莲,老公立马买来一箱……

幸福之情溢于言表,让那些当初不看好她们婚姻的人心悦诚服。

题主的问题:

朋友女儿今年30岁,是正式在编公务员。最近有人给介绍对象,男方在工厂上班,26岁。

朋友很纠结:不同意吧,女儿年龄大了,在县城,有正式工作的女的本来就比男的多,你再相貌平平,就更不好找了。同意吧,又觉得太亏了,好不容易考上公务员,还找个打工的。

如果你是公务员,愿意和没有正式工作的人结婚吗?

对这个问题,有两种观点:

第一种观点:不愿意

理由很简单:两人一个是公务员,一个没有正式工作,门不当户不对,没有共同语言。另一方没有正式工作,就没有固定收入。没有产假、没有福利、退休后没有几十万的公积金,生活没有保障。

反之,公务员如果找个体制内工作的,作息时间一样,人生观大抵相同,工资收入稳定,日子过得特别稳定。

第二种观点:找对象不能看表面,应该重人品。只要人好,有上进心,可以结婚

我赞同这种观点。

婚姻不是看学历是否一样,干什么工作,职业是否匹配。

人毕竟有血有肉有感情,有没有感觉很重要。选对象应该选一个合适自己的,而不是外人眼里般配的。

人品如何、性格是否合适、有无爱心、是否忠诚、体贴、有责任心等等,这些精神层面的东西远比物质层面更重要。


结婚是因为两个人两情相悦,而不是因为这个人干什么样的工作。

如果对方是我爱的人,我不会在乎他有没有工作。

工作可以找,但是错过了人,就是一辈子的遗憾。

结语:

人生太漫长了,结婚就是找一个人,遇事有人商量,累了互相安慰,下班回家有人等你吃饭,受了委屈回到家有个人可以唠叨,共同赡养父母,抚育孩子,该吵架时吵架,该疼爱时好好去爱。一个人开车,一个人坐在副驾,车里放着音乐,旁边是孩子的欢笑,买完菜一起回家……

沈雪的婚姻,就是最好的例证,没有拿着公务员的标尺去论长短得失,婚姻就是找个爱的人一起过日子。

她人到中年,依然眼神明媚,身姿绰约,日子恬淡平和,像一首田园诗。追求爱的人,该拥有这样的幸福吧。

朝气蓬勃的慢慢来不能说:

我不愿意!因为我深有体会。

我老公是公务员,我就是一个没有正式工作的人。

看似我开店比他挣得多但实际我们是365天无休,他们是双休+节假日+朝九晚五。这么多年两个人能在一起关心互动的时间太少。他休息我是最忙的时候,非但没有像别人那样可以去旅游去休闲还得帮我去分担压力。

经常会想,假如他是找一个正式工作的,那他的生活质量会高很多,休假了一起旅游,带孩子,逛街……婚姻的幸福指数肯定会很高

再说一些俗一点的,他旱涝保收,哪怕疫情三年,年收入也是几十万,今后退休工资一万多,医保的基数又高。两夫妻若都是公务员,生活又有时间又可以很小资。而我退休就2千多,虽然之前多挣一点,那都是用时间压力辛苦换来的。

让我老公再选一次的话,他肯定也不愿意吧。估计这么多年内心后悔了N次吧。

恋爱时爱情至上,但结婚过日子不一样,双方稳定安逸的条件,确实会减少婚姻当中大部分的鸡飞狗跳。

汶水田野说:

我是一名公务员,从参加工作至今,一直在基层乡镇工作,今年满六十岁了。再过几个月,就要办理退休手续了。

从运势上讲,我这公务员当的,纯属是天时、地利、人和的结果。虽然是公务员,但却心甘情愿地娶了位地地道道的,没有文化的农村姑娘为妻。我很满意,也很知足。而且,我们还是同村人,父辈都是在村里谋事的小差官。

一九八一年,我高中毕业,由于没有金榜题名,便回到农对的家务农。作为一名高中生,在那个年代,在村里也是非常显眼的,也算是个文化人,一个村也数不出几个来。

于是,我便一边种地一边寻找机会,力图跳出农门,总不能把自己一辈子,都窝在这士坷垃里。我要用自己的智慧和能力,实现自己人生的价值。

第二年,我进了村里的个休私营企业,一个小小的绳经加工厂工作,业余时间也不耽误种地。这样,每天工作十多个小时,还能收入二元多钱,补贴家用。

但是,这活是个力气活,挺累的。刚开始,由于手生不适应,累得连饭都不愿吃,一个班下来,至少要跑五六十里路,而且,还弄得手破血流的。一段时间后,我感觉这活真不是我想干的。但又没办法,只好硬撑着干。

一九八四年九月,我终于等来了机会。这天,我正在班上干活,老板的爹来到我们跟前,提着我的小名跟我说,大队广播里喊着,县里要招高中生当干部呢?你咋不去试试。

当我确定老板爹不是开玩笑后,放下手手中的活,就跑大队去,一问,是真的。就骑上车子去公社报了名。在经过了初考、终考、面试、政审、体检后,于十二月份,被正式录用为合同制乡镇干部。但,不转户口,不取消责任田,待遇跟全脱干部一样。就这样,我被县委组织部门,分配到离家40多里路的外公社。

这一消息,几乎是一夜间,就在村里成了爆炸性新闻。因为,参加考试的五六个人当中,我是唯一入生之地。人们在纷纷说着什么的同时,也对我投来赞赏的目光。同时,我也辞掉了刚学习成手的绳经加工活,正式入职上班了。

没多久,一向冷清的家里,开始串门做客的人多了起来,那就是给我介绍对象的。此时,我也快二十二岁了,也到了谈婚论嫁的时候了,凡是前来登门的,父亲都一一应允,等我回家时,再与我商量,要不要见面。

说实话,这个时候,我倒没把我自己当成干部,我以为,自己也就是找了个不下地干活,不出大力气的工作,凭自己的脑筋和勤快,给领导跑跑腿罢了。当时,也不知道当干部的具体任务和职能,只是感到,自己的文化知识找到用武之地了。

说到找对象,我也没多高的要求,就想找一位地道的农村种田的姑娘,能一辈子与父母相陪伴,我在外边上班工作,她在家里种田,孝敬父母,相夫教子,一家人安安稳稳地过日子。至于长相,不是主要的。但要温柔娴慧、知书达理、朴素大方、勤劳能干。

我之所以给出这样的标准,也是有我自己的道理的。

上高中时,临近毕业那段时间,文理科分班,跟我一起考上高中的初中女同学刘琳,我俩又分到一个班,都是理科。我是在邻村上的初中最后年,那年考高中,只有我俩考中。这次又回到同班,使我对她产生了好感。

初中那年,我俩是前后位,经常在一块交流学习,解决疑难问题,论成绩,我比她若高一筹。对她的性格品味很是了解,她的个性,基本上就是属于我说的这些条件,也可以说,我的择偶标准,就是依据她来定的。

临近毕业的几个月,我俩又回到一个班,没多久,我发现自己很是喜欢她,从心里总是想见到她,特别是上课时,女生都是在前位的,思想总是开小差,时不时地看向她。当然,这一切都是埋在心里的,如果不是有一道屏障,也许我就奋不顾身地给她写信追求了。

原因就因她是回族人。在当时,我们当地的回族人有个禁忌,回汉是不允许通婚的。所谓回汉不通婚,是指回族女孩家的父母,是坚决不把女儿嫁给汉族小伙子的。而回族小伙,可以娶汉族姑娘。当然,嫁入回族家庭的女孩,就要遵从回族人的礼仪,必须禁食大肉。

就凭这一条的死规定,我也知道,我喜欢归喜欢她,即便是她也喜欢我,我俩也不可能走到一起。所以,我把这份感情,也就深埋在心里,一直没有向她透露,直到高中毕业,各自回到自己的村里务农,自此,再也没有见面。

但在我的心里,就从来没有放下过她。她的音容笑貌、若若大放,他的一头乌黑的长辫子,她那匀称身材,她那浓眉的一双眼晴、一对甜甜的酒窝,时刻在我脑海中出现,又常常在梦中遇见,令我难忘。由此,我找对象的标准,也就是依据她的人品模样而定的。

奔着这个目标,我把大致的想法跟父母沟通以后,就开始了一次次的相亲。在近两年的时间里,包括见面不见面的,大概就有十多位。有上班的职工,也有干个体的商贩,有教师、幼儿教师,也有干部家庭的闺女。但相来相去,没一个令我满意的。

时间一长,家里人也开始有些不耐烦,街坊邻居也开始说三道四的了,以为我要高攀。此时,我也觉得自己的思路方向好像有问题,天底下哪有一样的两个人呢?于是,我就自己劝自己,不要一再坚持那可遇而不可求的标准了。

有句俗话说得好,有意栽树树不活,无意插柳柳成荫。没想到,这最后一次没当回事的相亲,竟然是点中了鸳鸯。而且,令我们双方都非常的满意,真是意想不到的。

姑娘是本村的。一开始,当媒提起相亲对象的父亲时,我张嘴就来了个不同意。

原因是,十多年前,我们一伙小伙伴,到夏天就去村南河里,捡拾知了皮。我们去河里偷偷砍了一根细长的小树,被他逮住了,他当时是护林是。他把我们送去大队,挨了批斗,还通报了学校,老师、学生都知道,我们几个是小偷了。这事我一直记在心里。

这事父亲可能忘了,但我没忘,但又不好意思说出来,所以,我是心里不乐意。可拗不过家人们的劝说,只好硬着头皮去应付一下。

两家住得也不太远,只是我从小到高中一直上学,而她又比我小二岁,所以,基本上没什么印象。只是听媒人说得天花乱坠、仙女一般,但我也并没很动心。但我俩见面后,一番谈话下来,我也仔细地端详了对方,我就心想,这不就是我要找的意中人吗。真是踏破铁鞋无觅处,得来全部费功夫。

真是怨家路窄,真应了那句不是怨家不聚头的俗话。事到如今,我也就不计前嫌,痛快地答应了这门亲事。时间不长就举行了订婚仪式。一年后就登记结婚了。

婚后,我也就安心地上班了,妻子一人在家,与父母、弟妹共同生活,一边耕神责任田,一边做着小副业收入。一家人和加睦睦地生活着。一年后,儿子就出生了,给家里带来了欢乐。妻子的表现在令我满意,基本上符合我当初的想法,这样的日子,一慌就是七八年。

一九九三年,国家实行公务员制度,我很幸运地取消了合同制身份,通过考试,过度为国家公务员,自此,我才真正成为了一名堂堂正正的国家干部。同吋,我也更加珍惜这来之不易的岗位,发奋努力,勤奋工作,一定要对得起公务员的身份,对得起共产党员这光荣的称号。

二0OO年春天,妻子在刨土豆时,不慎把脚指胛伤了。半个月后,伤也好了,但脚指胛保不住了,新的慢慢往外顶。此时,妻子身感不适,口嘴歪斜,行走无力。去医院做了半天的检查,最后多亏一位老大夫,凭经验判断出得的是破伤风病。

由于县医院没有治疗条件,我们去了地区大医院,住了近一个月,算是免强捡回了一条命。据医生说,这病死亡率很高,主要是破伤风干菌,通过外伤口处,进入人身血液,侵害身体和神经,从发明到到死亡,不会超过一周,而且,一般检查不好确诊,误诊是导致死亡的主要原因。

我们发现还算及时,一个月的时间,妻子象换了一个人似的,半年后,才基本上恢复正常。可是,自此,妻子再也不能从事体力劳动了。医生说过,命虽然是救过来了,但病毒还是侵害到了神经,干活累了,身体会受不了,严重时,还会再犯病,到那时,就不好说了。

说实话,妻子是劳动的一把好手,全家五六口子人的地,就她和母亲两人干,而且,她干一大半。她就象是一头老牛一样,从没叫过苦,喊过累。而且,还是位持家的好手,做饭、做菜那是没得说,顿顿是家人喜欢吃的,也不花钱去买,她说,过日子,就要勤劳和节俭,否则,你别想过好。

现如今,我不能再让她干农活了。于是,我就跟父亲商量,我在单位申请公房,把她娘俩一块接过去,啥也不让她干了,在家照顾孩子上学、做饭,凭我一个人的工资,尽管少的可怜,省吃俭用的混吧,等把儿子供出来,日子肯定会好起来的。

在老百姓的眼里,堂堂国家公务员,那就是端的国家铁饭碗,小日子过得肯定有滋有味。殊不知,那几年的生活,酸甜苦辣咸,只有自己知道。由于国家实行的是国税、地税分家制,地方政府基本上靠地税收入维持运转,几百块钱的工兴,日子非常的紧,不但低的可怜,还常常的拖欠。

为了省钱,我们省吃俭用,住着机关家属院,过着不如普通农民一样的生活。妻子每到麦、秋季,就去野外的田地里,捡拾农民落下的粮食;也检过农民丢弃的麦秸、玉米秸,捡拾树枝和落叶当柴烧。

我们也自己种蔬菜吃,很少赶集,更很少买鱼肉吃,一个月的电费只有几毛钱,收电费的电工,每次都开玩笑的说,你们家偷电使来着。因为,除了一台黑白电视和几个白枳叫泡,就没有电器了。

俗话说的好,穷人的孩子早当家。在这样的家庭背景下,儿子显得非常的懂事和早熟,学习更是认真和渴苦,基本上都不用我来帮助。尤其中上了初中、高中后,积极性和主动性更加突出。儿子平时也不挑吃挑喝,也很体凉家里的困难。我也总是以"知识改变命运"来启迪他。

二00五年,儿子以优异的成绩考取了理想的大学,恰巧的是,这一年,我的工资也提升了不了,真的是双喜临门,我好象看到了未来的希望。四年后,儿子大学毕业,而且,还把儿媳妇也带回了家,两个人没费劲就找到了称心的工作,我们的苦日子,开始好转了。

正当我为儿子的婚房发愁时,镇政府开始筹建职工小产权房,我抓住机会,东凑西借加贷款,以二十万的价格,购得一套一百平米的楼房。房子装修完后,又把亲家邀来相约,半年后,举行了婚礼,这真是山重水复疑无路,柳岸花明又一村。

二0一三年底,相应政府号召未班车,五十一岁的我,自愿办理了离岗手续,回家帮着老伴给儿子带孩子,也好让为这个家操劳了大半辈子的老伴有歇息的机会。虽然工作了近三十年,也没谋到多大的职位,但我很知足,也很安逸。工作上对得起组织,对得起党,也算是尽到了自己的本份和能力,也获得了组织和领导的肯定。

家庭上,多亏了娶到一位贤内助。替我孝敬父母,照顾孩子,帮忙我排忧解难,与我一起同甘苦共患难。她虽然文化不高,但明事理,识大体,懂道理。能娶到一位这样的人,也算是我的福分,我是从心底里感激她、感谢她。

如今,公务员工资也按国家标准发放了,儿子、儿媳的收入也不扉,我计划等明年,两个孩子都上了小学,也不用我们老俩口照顾接送了,我就带上老伴,每年出去两趟,让老伴开开眼界,看看祖国的大好河山,放松心情,延年益寿,用此方式,弥补一下我对她的亏欠,来表达我对她的感激之情。

波波74288549说:

不愿意,我哥就是事业单位的,嫂子是大学毕业没去工作,长相一般,她家庭条件也一般,刚开始和我父母一起住,一切开销都家里包了,她自己没啥本事还总说我哥那点工资不够用,对我父母也不好,后来分开生活,父母的三套房给了他们,有两套学区房出租,自己每天打扮漂漂亮亮的,穿的用的都比我哥好,还是不满足经常抱怨,其实我哥心里也对她不满,但是年轻的时候不懂,现在也只能这样了,我还是赞成找跟自己条件差不多的在一起生活。

退休董爷爷说:

公务员优点是:不管年终收成如何,收入稳定,特别是手中有权。权力是国家所有政策法规的发布:全部都是公务员脑子里议出来的,上班西装革履,是多么幸福感。每年公务员的招考,祖国大地从上到下几百万窜窜欲望,都是拼尽全力,要求进公务员队伍的。

我如果是个公务员,绝对不会寻找一个没有工作的老伴的,这是实话实说。

秋颂88说:

在回答问题之前我挺想知道题中的女儿是嫁了还是没嫁?

我先猜一下吧:遇到这种情况家长和孩子可能会意见相左。家长可能觉得女儿年龄大了,可以低就一些;女孩肯定要看男方是否优秀,是不是有足够的魅力吸引自己,否则再好的条件也白搭。家长最终可能还得听女儿的!

下面我来回答问题:如果我是公务员,可能会选择没有正式工作的人结婚。原因有四:

一、公务员收入稳定,工作清闲,又有社会地位,所以比较自恃清高。但这并不证明公务员永远是香饽饽!

二、所谓有正式工作可以笼统界定为在体制内工作,而体制内有很多潜规则不是一般人驾驭得了的,所以喜欢奋斗的年轻人要想发展,要想有所成就,如果没有强大的人际关系做后盾,太难了!

三、而在体制外可以天高任鸟飞,海阔凭鱼跃!只要你有理想、肯努力,发展的机会远远大于在体制内工作的人!

四、所以相比较正式工作,我会选择一个努力上进的人,一个孜孜不倦的人,并愿意助他成就一番轰轰烈烈的事业。

荷叶好物推荐说:

依我看,这还是不行。理由如下:

一、从目前情况来看,中国男多女少,相对来说,女孩不用降低要求太多来找对象。女方既然是公务员,至少也应找个有稳定收入的。公务员或事业编,退一万步也应找个国企或其什么的铁饭碗。

二、女孩30岁,年龄大是偏大一点,但对于一个读书且入了编的人来说,年龄也不算太大。不过,现在必须抓紧。相关人员当然不是女方自己,应该满世界帮其物色对象。但本人不需要操之过急,否则,别人有可能误解。

三、如果按现在这样猥自枉屈,屈嫁打工的,她自己心里必定有想法。毕竟十年寒窗(其实不只,说不定上二十年)觉得有所不值。这样为家庭留下了动荡的因素!如果日后有什么矛盾带发,家庭很难巩固。那到时就会想到何必当初。

综上所述,三十岁的女公务员的确要抓紧时间找对象。但也不要病急乱投医。因为已三十岁,条件可略为降低,但也不能降低太多,否则不但自己不乐意,反而被别人认为这姑娘有问题。

一孔之见,仅供参考。

苍松老柳说:

不同意。女性公务员一般讲都是挺优秀的。否则考不上公务员。俩人在一块起码要有共同语言。这个共同语言含量非常大。能说到一起素质、文化、教养应该接近。找个打工的是什么素质?孩子幸不幸福?我对找不找得到对象有自己的看法。如果勉强、凑合在一起人的寿命回降低。干嘛非要找个不符合自己的男性折磨自己!社会在进步,无非老了找个好一点的养老院。

摩绘大师说:

那要看"正式工作"如何定性。农民种地算不算正式工作?在外企工作算不算正式工作?应该说是不是体制内编制。

拋开家庭、长相等等条件,只说工作,也有很多可选择的对象。譬如外企高管,那收入也是有相当吸引力的。可反过来人家也不一定看得上公务员。再如自主创业的小老板,指挥着几十个工人,大餐吃着,喝好酒,抽好烟,开着高档车,好不自在。工务员也不一定入他们的法眼。再就是大面积承包耕地或荒山的,安顿顺了,也是相当的逍遥自在,也可能对公务员不屑一顾。

当然,公务员也有自己的优势,那就是步步高升,将来也可能是市长省长或者中央部长……

和什么样的人结婚,那就看个人的喜好了。婚后是不是幸福,还要看

自己如何经营。

发表评论:

网站分类
友情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