男人和女人之间,有没有纯真的友谊?_男人与女人之间有没有纯友谊

依涛碧谷说:

基本上没有人相信,男人和女人之间是没有纯真友谊的。我也坚信这一点,直到我遇到陈剑。

陈剑是我在私立学校任教时的同事。

我永远都忘不了我第一次去那个学校的情形。

我去面试的途中塞车,所幸紧赶慢赶,是踩着点走进教学楼的。上到二楼,见一个中年人在咖啡机旁倒咖啡,我披头就问他我要找的房间在哪个方向。

他回头,手指向右侧,并说"第三个房间,左手边。"

我之后和他相处的十几年中,如若问他一个问题,他永远都是像这样告诉你其一,还会追加其二,三,四,以及诸多注意事项。

他的声音听着怎么好像有点似曾相识呢?我匆忙中还是忍不住回头瞄了他一眼,和他的目光不期而遇。

他也正在打量着我。

看着这个温文尔雅的男士,说实在话,他像极了中国古时候的秀才模样,怎么还是感觉像是在哪里见过似的。当然,来一个老外的学校应聘,一进来就见到一个同龄的中国同胞,当然是倍感亲近啦。

我就情不自禁地向他打了一个招呼: hello。 还瞥见他身后出现的一个玉树临风的男士。

我顺利通过了面试。却在犹豫要不要去上班,犹太人开的学校,教学质量是不错的,工资也不低。但是,有点担心犹太老板抠门,苛待员工。

出了教学楼,直奔停车场。巧了,又一次遇到那个中国秀才。我就不客气地问他:你在这个学校工作多久了?校长还可以吧?

他淡然一笑:"你要自己来试试才知道的。"他好像是怕我没听明白他的意思,就又加了一句:"来试一试吧。"

多少年以后,一想起那一天,我心里都在怀疑,自己是不是就是因为遇到了这么一位谦谦君子样的秀才,才最终决定去那个学校上班的。

是的,他是山东人,我是东北人,我们在国内没有过任何交集,我怎么可能会认识他呢?

但是,冥冥之中,我就是感觉在哪里见过他。

还有那个玉树临风。也是山东人,他操着山东味儿的英语,教化学。

我当时的想法很有趣——很女孩儿气:有这两位中国男同胞在,看犹太老板还敢欺负我!

我教数学,陈剑教物理。后来知道他之前在国内一流的研究所拿过博士学位的。是为了孩子出来读书,夫妻双双才来加拿大陪读的。这一出来,也就是回不去了。

我刚来这个学校工作,不熟悉情况。陈剑就经常向我透露一些他知道的事情,让我少走弯路。我之前工作的地方,学生主要都是华人的孩子。我们是同根同种,相处下来相对还比较容易。

但是这个学校的学生多数是白人学生,和华人的孩子很不一样。

他见我对学生有些严厉,就告诫我,"不可以这样。这里的学生说不得骂不得,家长也打不得,很难管教。

我们就尽自己的本职,学生学好学不好,主要还是看他们自己是否努力。

绝对不能把国内那种严师出高徒的做法带到加拿大来。你若是态度太严格了,学生会告诉家长,那些白人家长唯恐天下不乱,就是不怕事儿多,时时刻刻扛着维权的大大旗,特别喜欢告状,很烦的。"

最后他还不忘警告我一句:"你少给自己惹麻烦!"我这人一生都是改不了孩子气,需要有人这样时刻提醒着我,不犯傻充楞。

我觉得他说的有道理,绝对照做。

他不厌其烦的规劝,让我心中顿生暖意。

华人学生家长,就是希望老师对他们的孩子严格一些,再严格一些,孩子或许才能够有长进;那些孩子在家里不怎么听话的,能够遇到严厉的老师,能够把孩子管住,让他们学习,家长们是求之不得呢。

他们还要到校长那里表扬你呢!

可是,对待白人学生却不一样,他们和他们身后的家长,嗷嗷会保护自己的权益,一点都不含糊。我很感激陈剑的劝告。注意不惹毛学生。

在那个学校工作不长时间,也就三个月吧,教生物的老师,来自埃及,由于过于严厉,被家长告状了。校长找他谈话了,不知道说了什么,埃及人很不爽。

陈剑的英文比我好,能用地道的美式英语,和学生说话开玩笑。中午吃饭的时候,我就尽量和他说英语,希望我的英文能更好。通常,华人在一起,尤其午休时间,可算是逮到说汉语的机会啦。一起说英文,太装腔作势了吧?

可是,陈剑却不然,他甘当陪练,就陪我说英文。

玉树临风的英语有点山东味儿,改起来很费劲。我们三个在一起,成了一个小团体。

我遇到什么问题,自然也去找陈剑。这家伙有求必应,耐心解答,感觉他好像也把我当成了他的学生一样。

越来越熟悉了,慢慢地他开始向我透露独门绝技——把学生带到家里补习功课。就是把学校的学生,慢慢变成自己的学生。

看着他温眉顺眼的,这家伙胆子还挺大呀。我知道,大家最后都是走这条路的——一边再外打工,耕种别人的田, 也不荒自家的地,自家的地还越来越肥呢。

等到家里的学生数量多起来,干脆就辞掉外面的工作,专心在家教学。

在加拿大,那叫做自雇生意,学生到老师家里上课,都支付现金。现金为王,在加拿大绝对是王道。挣十万块钱,与攒十万块钱,那差别可不是一点两点,绝对是天差地壤之别,差的可能是四五万块呢!

我们四十多岁,放弃国内的好工作,到加拿大重新开始。如果不想一点弯道超车的办法,那基本上就是死定了。

加拿大政府也是睁一只眼闭一只眼的,这些新移民不给政府添麻烦,不伸手跟政府要钱,就很好了;如果再能够交一点税,给政府点尊重,那就是锦上添花啦。政府高兴还来不及呢。怎么可能和我们较真?

往大了说,反正加拿大人少,有人来正儿八经地居住,而不是炒房子不住,就很不错了。至少能为增加人口做点贡献。而且每一个移民家庭,还能给加拿大带来一两个下一代呢。

加拿大好学生,肯定有,可以说,还不是一般的优秀;但是,多数人都不是那么聪明,对孩子有要求的家长,也让孩子补课。

当然,那补课的力度,和国内比,绝对是小巫见大巫了。

我不敢尝试陈剑让我拉学生的做法,先做一个学期再说吧。

有一个学生主动找到我,周末要来我家辅导数学。我还不敢答应,学生就说,是陈老师告诉他的,他家离我家很近的。

我明白了陈剑在帮我往家拉学生。

加拿大的学校,下午三点多就放学了。我回家后,晚上还会工作一两个小时,周末也有学生来我家补习数学。我当时家里学生还不够多,不然,我也不会出去工作。陈剑知道这个情况,就悄悄帮我。

慢慢地,我家里的学生不断增加。在外面上课的时间也少了,但是犹太学校的课,我还是一直去上。

我家终于换了大房子,一楼的面积大,还有一个二十多平米的阳光房,大餐厅可以当作我的教室,给学生上课辅导。

在我家买房子看房子的过程中,陈剑一路提供很多参考建议,发现好的房源就发给我。

他是一个房子控,家里已经买了四个房子了,很有经验。

什么情况?我猜想,这家伙也是靠给学生补习功课,赚钱买房的吧?绝对不可小视。

传说中,有一个华人女老师,就是教数学,人家老早就在央街买了大房子,在家办学,实乃业界精英。陈剑应该也是这样的。

在我买新房卖旧房的过程中,新旧房子都要装修一下。我还是比较幸运的,基本上就是刷墙。

陈剑家刚好在卖房子,之前刚刚装修完,他就把全套的刷墙用具搬到我家,帮我们刷墙。

我在国内的时候,都是找人刷墙的。但是加拿大的人工很贵,我家的房子刷下来要四千块加币,折合成两万多人民币。

当时疫情还比较严重,学生基本已经不让到我家来了,是通过网络教学的。我的时间也宽松些,就决定自己刷墙。

刷墙其实也没那么简单,刷之前还有很多准备工作,把墙补平,打磨,等等,如果没有陈剑帮忙,我自己要花更多时间。

家里越是有事情要做,我家大侠就越忙。他还要折腾地下室。把其中两个连着的小屋,打通变成一个大屋,当作他的治疗室。

问题是,活太少,找了几个原来认识的装修师傅,愣是没人接。

这世间啥稀奇事都有,多伦多的房屋市场,疫情期间突然疯涨。

据说是,大家都不能出去花钱了,不能旅游了,那就用攒下的钱抢房子吧。对,我们在多伦多住了十几年,买房子,一直都要抢。

房子抢到手,都要花钱装修一番。房市火爆,装修工自然也繁忙异常,几千块钱的小活儿,根本就没人给你干。

陈剑要一展身手,他就是我之前文章里说的那种典型的旱地鳗,就是心灵手巧的人。他家四个房子,他也就变成了房屋修理工,刷墙,补墙,修篱笆,修露台,等等大大小小的活,他都一人包揽。

但是,拆掉一面墙的活,他还是没干过,就说试试。我们找不到人干活,就让他试试吧。

陈剑特别聪明,还特别勤奋。活干的很不错,问题出在完工之后,我给他钱,他不收,他说还要谢谢我们让他有机会练手。

这下可麻烦了,我要想办法还他的人情,圣诞节给他礼品卡,过年买礼物,总还是感觉欠他人情。

我担心他不收我的钱,会让我家大侠多想。

加之,有几次偶然在我家附近的购物中心,遇到玉树临风,我们就坐着喝咖啡聊一会儿。我一直把他当好同事和哥们儿的。谁知道,他想多了,对我提出暧昧越限要求。

这绝对不可以,男生女生,就不能象兄弟姐妹一样相处吗?有事儿大家互相帮忙,没事儿就闲聊个天儿。沟通一下信息,可以少跑路,多省钱,多好啊。

陈剑在我家闷头干活,给钱还不要,我有点小担心。开玩笑的时候,我说过:我们应该是前世的兄妹!其实,这句话就给我们的关系设定了一个界限,一个雷池。他绝顶聪明,当然明白。

之前给他的汽油卡都被他退回来啦,我就改招了。每逢过年过节,我和我家大侠就开车去陈剑家,送去各种水果鱼虾之类的礼物。送到他家门口,他不能不收了。

有什么事情,陈剑依然会来帮忙,我会给他做大餐,再邀上几个朋友,大家一起喝酒神侃。虽然我们的工作,不再那么所谓的高大上,但是我们依然可以在自家的后院烤肉喝酒,谈笑有鸿儒,往来无白丁。

这次回国,接送我们去机场,都是陈剑负责的。我们又欠了他一份人情,继续还吧。

有了这样一个好朋友,人生多了一份情谊,也多一份温暖。

松柏190822751说:

谢谢邀请。生活中的某些科学领域,一般人无法企及,但不表明没有人可以登上顶峰,同样道理,男女之间纯粹的友谊也是一样,它是至情至性人类情感的极致,是情感的最高境界,男女双方站在一个适可而止的距离点,爱慕和欣赏对方,而不是以性为目的,不是以拥有肉体为目的。之所以很多人质疑异性间纯友谊,是因为它难以把握,难以捉摸,难以做到,难以寻觅。

第一,这种高尚而洁净的感情,是介乎于爱情与友情之间的一种另类情感,异性双方不是情人,不是爱人,但又超越兄妹那份亲情和庄重,超越普通朋友那份相知和友谊。

第二,这种另类感情在于心灵的交流,精神的交融,两个人心贴的很近,身体离得很远。

第三,这种另类感情,生活中的一切,无所顾忌可以谈但把握不谈性,可以相惜相敬但把握不相爱,可以相扶相助但不相拥,有着理想的相同,精神的默契,心灵的统一,思无邪,想无私,性无欲。

第四,这种另类感情毕竟存在于异性之间,不是爱情却超越爱情,有快乐的同时,也会有痛苦和无奈,更有理智和自控,只有理性和坦诚的男人,只有自尊和聪慧的女人,只有至真至纯且懂尊重,有缘相遇的男女,才有资格配有这种奇妙的另类感情。


不醒的太阳说:

男女之间也不是没有纯友谊的情况,无非如下几种,男方太丑,有一方是同,双方青梅竹马等太了解对方感情只有亲情等等。那我再来说下为何正常男女不容易出现纯友谊。一般上来说,涉世未深的女方比较相信有纯友谊,但从生物进化的角度来说男方基本是靠下半身主导上半身的,所以男方主动接近女方要求做蓝颜闺蜜等就像上面所说的对现实情况的妥协或者是降低女性防备的契机。另外从社会交际心态上来说吧。用价值交换来做比方,男方目的明确,只要啪了女方就行,目的达成后至于能不能走下去就再说,大不了损失一个目标,因为交易不亏。而女方则不同,被啪了不说,万一男方是个人渣呢?岂不是毁了自己一辈子?如果不能在一起不就白被干了么?况且万一怀孕呢,染病呢?女生的顾虑就是这么多。这笔交易风险大,所以宁愿只做朋友,不升级。总结来说那句老话,我把你当朋友,你却只想上我!

不懂我不怪说:

以前真的以为有过,我和她认识到离别从认识就基本天天在一起她像个男生我们一起抽烟一起逃课!一起打人,我看到漂亮姑凉就让她去给我要电话,饿了买两个包子吃我三下两下就吃完了,她还有一半看我没了就给我吃!我们是同学所以任何时候都在一起!后来来我去部队了,她会偶尔给我学信,退伍回来之后我们依然如此,只是她成熟些了,我还是什么都不懂,那时候我因为做一些生意不差钱用,每天和各种各样的人在外面胡吃海喝的!她只会默默的陪着我!和我一起疯!

一次我在家里睡觉她和别人闹了点矛盾,我干去的时候她在哪里哭,我看着她也没事也没人敢欺负她了我就送她回去了,我觉得没什么事第二天还出来喝茶,下午接到电话说她自杀了,那会儿根本无法接受,跑到医院哭都不会了,直到抢救无效拉上车了,我开车跟在后面,看着她在我前面的车上,还有几个朋友也在我车上,我哇哇滴就哭像像小孩子一样的哭!后来为她守夜的时候,她姐姐把我叫到边上去说她一直喜欢我这么多年所以不耍朋友,我在部队她经常看我照片!我萌了很久才反应过来,在车里去大哭一通!

现在想着如果还有如果我想我会娶她为妻吧

君子聊民生说:

男人和女人有纯洁的友谊吗?

怎么可能有纯洁的友谊,若有也是自欺欺人罢了!

回想那一次的事情还记忆犹新,那时还没有微信等聊天工具,有一天手机收到一条短信,当时在玩也没注意,只是看了上面写的:在干嘛啊?快点回来。

等我回家再翻看这个发来的号码是陌生号码,就好奇发回去问对方是哪一位?交流下来说发错了,说发给他女朋友的但最后一个号码是6他给按成9了。就这样从陌生到每天他会发来一百多条信息,有时不回他,言语之间,他还会不开心。最特别的就是问我在干嘛?我回答说在喝口水,他反问:口水也能喝?天呢,实在服了!

过了半年多,他说要来见我,而且和女朋友说好了见到我之后马上回去的,绝不耽搁就给他一个小时的时间。在纠结和犹豫中,在明知他有女朋友的状况下还是同意了见面。

我记得是在上海南站附近的肯德基里见面的,他给我买了一份汉堡和薯条,看着我慢慢吃而他的一份是给了一位乞讨的老人。他说只有半个多小时的说话时间,回去的票已经买好了。并且给我带来了他女朋友给我挑选的礼物。我打开一看是一枚白金戒指。我拒绝了,他说你不要就把它扔掉吧,

多么伟大的女朋友,她该多么爱他才允许他这样?可事实结果他说不想乱来乱去,只想和我好好在一起,其中他的女朋友也来看我,之后争吵不休,原本想法是走纯洁友谊路线的我们还是挡不住彼此的吸引而背叛了所谓的这种纯洁友谊。


一路故事说:

坦白讲,男人和女人之间没有纯真的友谊,只有爱情,男女之间不能雷池半步,底线,红线不能越过,那有纯真的友谊,男女就是干柴烈,不能碰,所以男女谈纯真友谊是伪命题,男女之间只有激烈的火花,男女从陌生到熟悉,步步深入,最后什么都发生了,变成夫妻,友谊在哪里?

发表评论:

网站分类
友情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