曾国藩为什么对鲍超起了杀心?_曾国藩的保镖

生哥岁月说:

曾国藩为什么对鲍超起了杀心?

曾国藩对鲍超起杀心的原因,可以从多个角度进行分析。

首先,从政治角度来看,曾国藩是光绪年间的重要官员之一,对维护清廷政权的稳定和统一有着非常强烈的认识。而鲍超则是一位曾经效力于太平天国的将领,且在光绪年间一直担任着军阀和政治家的角色,他的存在和活动对清廷的稳定和统一构成了一定的威胁。因此,曾国藩可能认为将鲍超铲除是维护清廷政权和民族统一的重要手段。

其次,从历史评价的角度来看,曾国藩可能认为鲍超是一个背叛了先祖、投靠了外族的叛徒。曾国藩非常强调忠君爱国的价值观,认为中国的传统文化应该得到保护和弘扬。因此,对于这些被认为是叛徒的人,曾国藩常常持有很强的愤怒和不满情绪。

最后,从个人情感层面来看,曾国藩和鲍超也有过一些恩怨。两人在1856年开始便是对手关系,曾国藩在太平天国的军事行动中屡次遭遇鲍超的阻碍和打击。这些历史事件可能加深了曾国藩对鲍超的仇恨和杀心。

综上所述,曾国藩对鲍超起杀心是由多方面因素构成的。从政治、历史评价和个人情感等角度出发,都可以有所解释。对于这种复杂的历史事件,我们应该保持客观中立的态度,既要理解历史背景和文化差异,又要能够从多角度出发,进行全面客观地分析和评价。

郁郎侯说:

鲍超以镇压农民起义军发迹,一生经历大小战斗500余次,身负轻重伤108处,成为清军中屈指可数的名将,与湘军勇将多隆阿并称为"多龙超虎"。

咸丰八年(1858年)冬,陈玉成在安徽
三河全歼六千湘军,统将李续宾自杀。明年春,在官亭生擒李孟群。至此,陈玉成惺惺相惜的三位湘军名将已被他收拾掉两个,接下来,该轮到鲍超了。咸丰九年(1859年)十二月,鲍超率三千人驻小池驿,助攻潜山。陈玉成率兵五万来援,连营百馀里,修堡数百座,将霆军围得严严实实,拟以此役终结他个人对三位湘军名将的"仰慕"。陈玉成兵力占绝对优势,却不急于进攻,这是他高明之处。最大的恐惧,乃是对恐惧的恐惧;玉成老于军事,盖欲以猫捉老鼠的姿态,彻底摧毁霆军的士气。除夕日,霆军外出砍柴的一队炊事兵被陈军俘虏,这是两军对峙半月以来陈军首次军事行动。警报传到中军帐,鲍超沉吟片刻,传令:晚餐聚饮,并召戏班演剧。入席后,戏班曲目都是"古昔英雄名将战场健斗奏凯"的故事,观者以之下酒,皆为神往。

待到酒酣时,震耳金鼓之声一变为"丝管清幽之曲",鲍超以此为背景音乐,起立致问:"日间探报,我营有人被俘,其事将如何?"冷不丁这么一问,众人一懵,旋有人长叹,曰:"死矣。"鲍超又问:"死?太容易了。只是,是毒死呢,勒死呢,还是被砍死呢?大家说说,怎么个死法爽一点?"此语峭冷,甚于腊月寒风,立时让众人清醒;此语又悲壮,足以激发勇气。立时便有人站出来,大声说:"吾诚死!吾拚一死冲贼,或贼死,吾犹可不死!"鲍超拊掌大笑,说声:"好男子!"旋又开始第二轮激励:"营中兄弟三千人,战而乐者,老子跟他一起去;怯而伏者,可以就地退伍,老子与他喝一杯离别酒!"随即吩咐各营统计欲战欲留人数,结果:无一人愿留营。于是,在新年甫至、天仍未曙之际,三千霆军一齐冲出营门,以军人特有的方式向陈玉成"恭贺新禧"。霆军此次突围,挑的是敌营驻军密集之处,十分高明。若冲击人少处,敌援很快就可再次组织包围,前功尽弃,徒劳无益;而冲击人多处,敌军仓猝接战,易致奔逃,一旦敌军奔逃,则阵脚大乱,反不易迅速组织包围。果然,一冲之下,陈军"大溃,相率奔避",霆军成功突围。

二曲人说:

鲍超是曾国藩麾下第一猛将,但所帅军纪很差,经常受到遣责。虽然是猛将,但也不是常胜将军,也打了不少败仗。其实在当时的情况下,湘军打败仗一点也不为奇。用宗教武装起来的太平军确实太勇猛了,一般的战阵太平军赢的多,输的少,不然如何能够从广西长驱直抵武昌而下南京建立天国。鲍超有次被困,嘱部下向曾国藩求救,部下琢磨了半天,不知如何下笔。鲍超大怒说,救兵如救火,你们倒磨叽个啥?一把抓过笔,在纸中间写了个鲍字,周围画上许多圆圈,随手交给侍从说:快送给大帅!这个公事到了曾国藩那里,众师爷看了不知所措,而曾国藩马上意会,立即吩咐救援鲍超事宜。胡林翼、官文给朝廷上报奏折,与曾国藩会签。曾国藩看到上面有"据霆字军统领鲍超自称:屡战屡败,应乞宪台奏请严加议处,以为应战无方,督兵无能者儆"后,脸色大变,沉吟一会儿,提笔在手,把"屡战屡败"改为"屡败屡战",一展眉头,会签了公事。以上两事可见,曾没有杀鲍超的心里。

大凡猛将带兵,能杀能战。其所以形成战力,就是将士用命,让将士用命的简单办法就是许将士战胜后以大利益,战场上何来利益,一个字"抢",二个字"抢"与"杀"。明朝常遇春是朱元璋手下第一猛将,攻城掠地连连得手。但其最大的毛病就是喜欢杀降、屠城,连朱元璋也受不了,每次战前叮咛、训诫,但仍然无法禁止常遇春的作为。常遇春虽然早逝,但仍然是明开国六国公之一。如果以为鲍超军纪不好,曾国藩就起了杀鲍之心,是说不通的。

硬汉a说:

鲍超最后背叛了曾国藩,导致其大怒。

鲍超虽作战勇猛,但军纪败坏,郭嵩焘说他"所过残灭如项羽"。陕西巡抚刘蓉曾写信给曾国藩,庆幸"霆军"不入陕:"鲍军无意西来,所过又多残暴,诚不愿其复至,恐如梳如篦,遂至如剃,则困苦尤所难堪。"曾国藩的好友王柏心之子王家仕更痛斥鲍超"军无纪律,旌旗所过,仅存焦土","至若一时将帅,使东南数千里民之肝脑涂地,而诸将之黄金填库,民之妻孥亡散,而诸将之美女盈门。"。

1867年正月15日,淮军主将刘铭传与鲍超的霆军约定于巳时会师湖北尹隆河(永隆河),进击捻军,未料刘军争功提前于弗晓卯时即朝战场开拔,途中遇伏,总兵唐殿魁、田履安阵亡,刘铭传本人几乎被俘虏。随后,鲍超的援军即时出现拯救了淮军,清军反败为胜。此役清军歼灭捻军部众近万人,捻军共约八千人,军马五千匹被俘,史称尹隆河之战。经此战后霆军遭朝廷不公遣散,鲍超愤极去职,退出军队十一年之久。

岩岩说史说:

鲍超成就了曾国藩中兴名臣之首的"功绩",却无奈成为"弃儿"。鲍超晚年悲剧命运,是权力博弈使然,他是牺牲品。

一、鲍超成就了曾国藩

1858年11月,淮北传来战败,湘军第一悍将李续宾阵亡,6000精兵战死。曾国藩非常伤心,因为他的弟弟曾国华也死于三河之战,但却迎来一个机会。

湘军创办之初,有两支重要的武装力量,他们是对付太平天国的主力。其一、塔齐布麾下的"常胜营",这是曾国藩的直属部队,也是绝对嫡系。其二、罗泽南麾下的"老湘营",是半独立状态。

罗泽南带股份投奔曾国藩,他们更像盟友关系。后来,罗泽南转投胡林翼,参与武昌之战,并屡次拒绝曾国藩的求援,没有发兵江西,就足以说明问题。

1856年初,罗泽南在武昌阵亡,李续宾接管他的部队,隶属胡林翼。

胡林翼,清朝中兴名臣,也是振兴湘军的关键人物。1855年,胡林翼署理湖北巡抚,夺取武昌后得以实际任职,此时的曾国藩啥都没有,跟胡林翼不是一个档次。

李续宾、鲍超、多隆阿等猛人,都是胡林翼麾下悍将。其中,李续宾的影响力最强,阵亡之前已经是浙江布政使加巡抚衔,如果拿下庐州,他就是安徽巡抚。

李续宾阵亡三河镇,曾国藩迎来一个机会,就是将弟弟曾国荃推上第一线。1860年,李秀成第二次摧毁"江南大营",曾国藩署理两江总督,节制安徽、江苏、浙江、江西四省军务,曾国荃也迎来高光时刻。

从作战经验,以及战功角度看,曾国荃远不如鲍超、多隆阿,但曾国藩却让他当"主角",成为安庆之战、天京之战的摘桃人。

胡林翼革新湘军之后,"围点打援"成为湘军的主要战术,曾国藩则将其发扬光大。

"围点打援"包括两个方面。其一,"围",也就是包围城池,压力最小,但收获最大,因为他们会是第一个杀入城内,夺取首功。其二,"打",就是与太平军增援部队激战,为"围城"湘军作掩护,压力最大,伤亡也惨重,但功劳很小。

曾国荃的角色是"围",鲍超、多隆阿则是"打援",为曾氏兄弟做嫁衣。就拿安庆之战来说,鲍超、多隆阿、李续宜与陈玉成的主力死磕,死伤惨重,不让陈玉成靠近曾国荃一步。

安庆之战全过程,陈玉成连曾国荃都见不到,被挡在"围城"部队之外。城池陷落之后,曾国荃杀入城内,屠戮16000余人,夺取了首功。多隆阿出力多,赏赐却不如曾国荃,一怒之下扬长而去,不再配合曾氏兄弟作战。

再比如,曾国藩在祁门遭遇李秀成、李世贤兄弟围困,太平军前锋距离祁门大营不到10里。此时,曾国荃依然在安庆城下,躲在堡垒里面吃饭,鲍超则率兵击退李秀成,救了曾国藩。

祁门之围,没有鲍超奋力拼杀,也许曾国藩就成为俘虏,历史将改写。

1862年,雨花台之战,曾国荃继续扮演"围城"角色。此时,鲍超率兵征战皖南各地,阻挡太平军增援,曾国荃才得以从容修筑营垒,迎战李秀成。

鲍超在皖南分不开身,多隆阿又远征西北,不配合曾氏兄弟。结果,曾国荃被太平军击中左额,差点阵亡,这就是没有"打援"的结果。

天京之战,有一个显著特点,就是除了李秀成率军增援以来,再也没有其他太平军前来"勤王",即便是近在咫尺的皖南。其中原因,自然是鲍超在皖南活动,牵制了杨辅清、黄文金、赖文鸿、刘官芳等悍将,给曾国荃支持。

二、曾国藩为了自保,抛弃鲍超

曾国藩能最终扑灭太平天国,原因众多,鲍超则是关键人物之一。因为,没有鲍超的"打援",曾氏兄弟很难搞定太平军,尤其是安庆之战,也许曾国藩在祁门之围就被活捉。

鲍超成就了曾国藩,但他注定要被抛弃,这是清朝内部权力博弈使然。曾国藩为了自保,必须要"抛弃"鲍超,即便鲍超本人并没什么大过错。

太平天国运动时,由于八旗、绿营腐朽不堪,清朝无法搞定局面,只能鼓励各地兴办团练,其中以曾国藩的湘军影响最大。

湘军,并非朝廷的直属武装力量,而是私人武装,典型的"军阀"。对清朝而言,湘军能够消灭太平军,也能够威胁到自己的统治,挑战王朝的权威。

1860年,李秀成第二次摧毁"江南大营",八旗、绿营一败涂地。对此,曾国藩哈哈大笑,认为幸运之神眷顾自己,清朝只能授予自己实权。

何桂清,两江总督,虽说抵御太平军不力,却也尽职尽责。结果呢?曾国藩为了消除他的影响力,一再要求清朝"秉公办事",处死何桂清,这让清朝十分不满。

何桂清之死,让清朝十分忌惮曾国藩,便想方设法制衡他。其中,李鸿章的淮军是重点栽培对象,天京之战时,曾国荃受困城下,清朝打算让李鸿章协助,曾国荃当即表态:"只要敢来,大不了掀桌子"。

清朝的猜忌,曾国藩心知肚明,也想好脱身之策。1864年7月,曾国荃"吉字营"攻克南京,烧杀抢掠,无恶不作,城内如同人间地狱。

由于抢劫上瘾,曾国荃居然"忘记"了幼天王,曾国藩没有核查,便"谎报"幼天王被火烧死。结果,幼天王在皖南出现,左宗棠参劾曾国藩,曾氏兄弟无地自容。

为了避免"兔死狗烹",曾国藩决定裁撤湘军,把"吉字营"全部遣散,曾国荃也以"养病"为由,婉拒就任湖北巡抚。但是,曾国藩却留下鲍超的"霆军",作为政治筹码。

鲍超的"霆军",这是一支非常特殊的武装力量。1855年,胡林翼派鲍超前往湖南招募士兵,从地痞、流氓、无产者、市井、会党中招募士兵,以行伍出身的人充当将官,组建"霆军"。

"霆军"成分特殊,故而战斗力十分强悍,比曾国藩"农夫加读书人"的模式更加适合作战需要。野外作战,湘军战斗序列中,没人比得过"霆军",这一点陈玉成、李秀成深有感触。

"霆军"战斗力强悍,却存在一个致命弱点,就是纪律很差,连一向以纪律糟糕著称的"吉字营"都自愧不如。陕西巡抚刘蓉曾说:"贼来,望官军;贼走,则惧官军,霆军所过之处,鸡犬不宁。"

糟糕的纪律,使得清朝对"霆军"十分头疼。太平军、捻军活跃时,清朝需要依靠"霆军"作战,消灭对手。但是,一旦"军饷"不及时发放,"霆军"则翻脸不认人,一言不合就是"哗变"。

1865年,因军饷不到位,还要征战陕甘,黄矮子很恼火,当即率8000"霆军"哗变,囚禁主帅宋国永,然后投奔太平军余部。后来,"霆军"也因为饷银的问题,在关中闹事,诛杀陕甘提督高连升。

"霆军"敢这么做,并不奇怪,因为他们成分很复杂,都是无赖之徒居多,而且许多士兵都来自哥老会、天地会,这可是清朝的"宿敌"。

"霆军"的这些缺点,让曾国藩十分担忧,稍有不慎,自己的官宦生涯就栽在他们手里。如此,曾国藩便想办法甩掉这个"包袱",以保全自己,以及曾氏家族的利益。

1867年,湖北尹隆河之战,鲍超在危难之际拯救了刘铭传,清军转败为胜。但是,刘铭传却非要说鲍超"延误"战机,要坑了淮军,并向李鸿章告状。

刘铭传被包围,不是鲍超"延期",而是刘铭传抢夺功劳,提前出战,结果差点成为俘虏。但是,清朝支持淮军,奉行"崇淮抑湘"政策,借此机会削弱湘军。

鲍超很"无辜",没有得到赏赐也就罢了,"霆军"还全部被遣散,本人辞职回家养老,郁郁而终。在此过程中,曾国藩并未站出来,还批评"霆军"纪律差,目的不言而喻。

从武力值角度看,湘军阵营,鲍超最能打,野外作战能力最强。但是,"霆军"纪律糟糕,清朝"崇淮抑湘",鲍超成为"弃儿",郁郁而终。

参考书目:《湘军志》

号角催人红旗飘说:

没有要杀,批评总是有的,钦差节制五省军务的曾国藩,对陈国瑞,苗沛霖都没动杀心,对李元度也只是参劾。鲍超是湘军中的外围,但也算得上曾国藩一手提拔的将领,两次朝廷调鲍超归别人节制(一次归胜保统领勤王,一次归左宗棠带领收复新疆),曾国藩都想办法把鲍超留在身边,但军纪败坏,军中哥老会盛行都让曾国藩对鲍超用而不信。看曾的家书日记还是对鲍很客气关爱的。

厚土高天识君说:

谢邀。鲍超是湘军第一悍将,曾国藩剿灭太平军,鲍超被喻为左臂右膀,一生曾经历硬仗五佰多场,伤疤一百多处,骁勇善战,战功卓著。赐号:壮勇巴图。1866年2月奉命与淮军刘铭传部夹攻东捻获胜,因争功遭排挤,负气回原藉。1880年,中俄伊梨交涉吃紧,奉命任湖南提督,募兵一万四千人,驻防直隶乐亭(今属河北),后事息裁归。1885年,中法战争,再次奉诏募兵一万三千人,集结云南边陲,后议和,裁归。1887年10月,病死。与曾国藩无干。

鲍超(1828——1887)字春霆,四川奉节人,行伍出身,幼时家境贫寒,幼丧父,母当乳娘,鲍超在一豆腐坊作工,生活清苦。1852年,广西提督向荣在宜昌募兵,鲍超投军其部。初为伙夫,后因作战勇敢调入曾国藩湘军水师长龙战舰任哨长,后随湘军攻陷岳州,武昌,汉阳 田家镇升任守备, 后屡立战功 ,遂领陆军。1860年春,与太平军陈玉成部会战太湖,惨烈克复。1860年,太平天国忠王李秀成部,猛攻曾国藩祁门大营,鲍超从休宁率部冒死往救,死战转危为安,此后数次与陈玉成,李秀成作战不遗余力,是湘军精锐主力部队迋,深受曾国藩倚重。太平天国覆灭后,鲍超奉旨围剿捻军,转战河南湖北。1867年,与淮军刘铭传郐夹攻东捻,刘铭传抢功轻进,进攻时反被包围,总兵唐殿魁, 田屐安相继被击毙,刘铬传与部属坐以待毙,鲍超 率部猛攻东捻背部,损失万余人,刘铭传得以逃脱。李鸿章 袒护刘铭传,诬陷鲍.超冒功 贻误战机罪请斩,被清廷改为严旨 斥责,鲍超有.功而受过,一怒之下,解甲.归田。三十营霆军被李鸿章遣散。1880年,因伊犁事件重新启用募兵一万四千人,后事平息,遣散。1885年,中法开战,募兵一万三千人南下边陲,后和谈遣归。

1887年"10月病死。。清廷谥号,忠壮,

鲍超的沉浮荣耀与曾国藩有蜜切关联,但说曾国藩杀害鲍超,子虚r乌有。


1027永力货架设备说:

不知道这个问题从何而来???对曾文正有过救命之恩的鲍超乃湘军第一猛将,曾文正对鲍超信任有加,当救火队员使用,与斯大林使用朱可夫并无二致,那里危局就将鲍超调向那里,至于后期鲍超与刘铭传争功,李鸿章力挺淮军第一勇将刘铭传而曾文正沉默,应该是大战已完结,而鲍超部军纪太坏,手下骄兵悍将不服调度,易弄出大麻烦,曾文正借机让鲍超解甲归田,乃保全立有大功而又结怨众多的猛将的一番深意。可惜甲午战争期间,鲍超己逝,不然以鲍超之勇猛,绝对是会比淮军诸将打得好。

发表评论:

网站分类
友情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