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遇到过你认为很神奇的中医大夫吗?_《神奇中医》

老葫芦兄说:

我遇到过一位很神奇的中医大夫,如果不是自己的亲身经历,怎能相信那神奇的中医会与我有缘相遇。

那是几年前,我的小腿上长了几个小米粒大小的红豆,有一点儿痒,过了一个晚上,小红豆增加了一些,痒的次数也增加了,我只有本能的用手去抓,但并没有太多在意。第三天,除了小腿上的红豆增多了外,手臂上也有了。那红豆似乎还长了一个小水泡,我仍然没有太当回事。痒得多了就抓一抓。有时水泡抓破了,还有小血珠冒出来。又过了两天,那红豆除了长到上肢下肢,还长到了前胸后背,我不知道这是怎么了。

以前我在腰上出现过类似的红豆,那时医生确诊是带状疱疹。治疗过程好像一点儿都不复杂,仅用了一些外用药水,并吃了一点药就好了,因此,并没有留下什么特别印象。

而这一次,带水泡的红豆有大有小,每天有增无减。让人烦的是随着红豆增多痒的越来越厉害了。身上、腿上和手臂到处都被自己抓的一道道红印。本以为过几天就会好转,谁知道它影响了我的生活和工作。

不抓痒得难受,抓了又疼又痒,抓了痒的更甚,形成了恶性循环,白天影响上班晚上影响睡眠。这时,我才感到事态的严重,便决定去医治。我首先想到了治疗带状疱疹的那家大医院。去了之后,仍然挂了皮肤科。大夫看过之后告诉我,这是湿疹,就开了一瓶外用药。我回家之后,一天几次涂抹在身上,希望第二天尽快好转。没想到接连两三天之后,一瓶药水快用完了,身上的红豆非但没有减少,反而增加了一些,痒得更是心烦意乱。我心想,这家医院看不好,我不如换一家。西医不行,还可以试试中医。于是去了中医院。

中医院大夫很负责任也很专业,看了之后便确诊我这是湿疹,还让我做了一个过敏源测试。开了两瓶外用药和一点内服药。我用了两天,但效果甚微,身上的痒仍然无法得到遏制。我又去中医院问诊,我让大夫告诉我病因和消除的办法。大夫说,按中医的说法,你这是因为内湿引起的湿疹。我说外用药确实作用有限,还有没有其他办法从根本上解决问题?他说,你如果有时间,可以试试我院的中医中药疗法。我问什么办法?他说,每天来一次医院,用我们自制的中药泡脚,再加一些辅助治疗。我说费用如何,需要多久能治好?他说。费用大约每天不到二百元,大约需要一周左右吧。我听完之后就回家了,一是信心不大,二是每天还要上班实在没时间天天泡在医院治疗。

俗话说,有病乱投医,第二天我去了省胸科医院。我挂了外科,外科大夫诊断的结果和前两家医院相同,都是湿疹,原因也都是内湿引起。而治疗方法也不外乎是外用药加内服西药一些辅助治疗。我在交费前顺便在导医台多问了几句,像我这内湿有什么好的办法可以去除?导医台大夫说,我们医院有中医科,可以挂个中医科看看?正说着,他指了一下正走过来的一个身穿白大褂的老者说,那是中医科的主任,你不妨问问他吧。我马上过去咨询了这位中医科的主任。这位老中医主任平易近人,说除湿也叫排湿,就是排除体湿,排除体湿,湿疹自然就会消失。我说那有什么办法?他说出汗就可以排湿。我说,只要出了汗就能排湿吗?他说,是的,我说泡脚行吗?他说当然可以,我说就这么简单?他说就这么简单。从他

自信的眼神里我看到了希望!

回到家之后,晚上用泡脚桶开始泡脚,温度定在43度,时间30分钟。泡完之后出了满头汗,身上也湿乎乎的。第二天,感觉身上的痒减轻了,我心情大好,每天坚持。一周之后症状消失了,我的湿疹完全治愈,痛苦彻底解除。

每当想到这件事,我总是心存感激。我无疑是幸运的,我不正是遇到了医德高尚、医术高明、无私奉献的神医了吗!

淳午8231819413185说:

我不但遇到过,甚至这位老中医还给我治过病。这位老中医姓彭,家就住在农村,是一位男中医。如果活着的话,如今将近100岁的高龄。

我小的时候身体很瘦弱,名下有小我刚好一岁的弟弟。到我三岁的时候,坐在火坑边烤火,母亲担心我坐不稳,就请人用稻草专门给我编了一个草凳子。母亲再怎样呵护我,也避免不了危险的发生;终于有一天,我独自坐在草凳上,在火坑旁边烤火时,不知怎的,身子软绵绵的就歪斜在火坑里了。待家里人发现时,我的右手腕关节处被火烧伤,至今还留下一块疤。

到了4岁的时候,我走路都走不稳,比我小一岁的弟弟成天活蹦乱跳的了,我还歪歪扭扭的学着走路。4岁了还要人背,谁把我背在他(她)们背上时,都会说我的脖颈子没有劲,脖子总是耷拉着歪在一边。整个身子蜷缩在背带里,大多数时间都蜗居在家里人的背上迷迷糊糊的过。

到了5岁时,我仍然没有力气行走,全家人才慌了神。父母亲把我带到当地的一所州直医院检查,这所医院在本地方很有名气的。可是,看遍了州医院的西医、中医,相关的科室都找遍了,最终检查不出是什么病。查不了病情,医生又不能开药方,无奈之下,我父母只有把我背回来。

后来,我父母才打听到隔我家近百来里路的一个村子里,有一位姓彭的老中医。知道彭中医的人介绍,彭中医单用草草药给人治病,就救治过很多人的疑难杂症。父母抱着试一试的心理,把我背到彭老中医处检查。

我5岁,身子虽然瘦弱,但大脑倒是很明白的。我记得当时的情景:彭中医有一双深邃的眼,50多岁的人了,头发依旧黝黑稠密。脸很和善,最有特点的就是他的下巴留有一撮黑毛。给我检查病时戴上一副老花镜,彭中医陡然间有点仙风道骨的模样了。

父母把我从背上放下来,大约歇息了半个钟头,彭中医就把我揣在他怀里。他先是端祥了我整张肉不厚实的脸,接着又抱着我软绵的身子在病床上展开,让我把瘦腿瘦手屈伸给他看。最后,彭中医又把我揣在他怀里,用他热乎乎的右手指,悄无声息的号着我左手腕关节处的脉搏。

此时,时间仿佛凝固了,周围一片静寂,仿佛连我柔弱的脉搏跳动声都能听到。大约10多分钟时,我偷偷用小眼角窥了彭中医一眼,他原先一副严肃的脸,在我余光里渐渐看出了彭中医有了笑意。彭中医的嘴角往两边一翘,浓眉往上一扬之际,对我的号脉检查结束。

这当口,我在彭中医的怀里,倒发现我父母亲双眉紧锁,神情愁肠百结,两张本还属于年轻的脸早已布满皱纹。我倒没有什么,坐在彭中医怀里时,去偷偷的瞅瞅这个,瞅瞅那个,忘了自己是个病人。

彭中医把我从他怀里放下来,他不用手写开药方,便来到他的药柜前,一左一右一前一后的配药。彭中医捡药时的动作帅呆了,时而缓,时而急,尤如采药仙人在药海里游荡。片刻功夫,彭中医就把药配好了。接下来,就只知道我父亲数了钱,母亲又把我背在背上,彭中医慢悠悠的给我父母交待了一番之后,我在母亲温暖的背上迷迷糊糊地回到了家。

药味虽苦,散发的气味不好闻,但我从小听话,能按父母的吩咐保证按时服药。我服了彭中医开给我一个月的药后,神奇出现了——我不但能走,还能健步如飞了!我终于不用家里人背了,我终于能跑到田间地头与伙伴们一起玩游戏了。

在这几十年中,方圆几百里的土地上,我就仅仅遇上过这位彭中医。没有他,今天我或许是位残疾人,或许早已离开了人世。很可惜,彭中医在他81岁时生命殒落了。我虽然与彭中医非亲非故,但我的第二次生命是他给的。在彭中医入土的前一天晚上,我火急火燎的从百来里路赶来,虔诚的在彭老中医灵堂前瞌了三个响头……

张小吹说:

我从小有一个毛病,就是睡觉磨牙!在大多数人眼里,磨牙是小问题,但在我身上就是大问题了。

20岁是最严重的时候开,因为咬牙的力度增加了,牙齿咬崩了两个,口腔里的肉被自己咬了一次又一次,伤口从没有好过。

口腔中的牙崩了,伤口又不断,因此我的脸肿的大了一圈,饭吃不好,喝水都疼,整个人被自己折磨的痛苦不已。

我经常出入在一线城市三甲医院里输液消炎,每次医生见了我总会问我:"都这样了你怎么还咬?不会不咬吗?"

每次听到医生这样的言论,我总暗怼一句:"睡着了我自己能控制?"

后来医生给我做了一个牙套,这样可以保护牙齿不受伤害,也避免咬伤自己的肉,同时让我看看神经科,说梦里咬牙是神经问题。

但,神经科医生只让我早睡早起,放松心情压力不要紧张,我无语的很,我没心没肺紧张个毛线!

于是,我带着牙套睡了好几年,即使这样牙齿依然被自己强大的咬合力咬的剧痛,牙套也换了四五个,因为都被我咬坏了。

直到结婚以后,去甘肃丈母娘家,丈母娘了解我的情况后,带我找了一位已经77岁的老中医。

老中医住在同一个村子,老婆喊他三爷爷,祖上5代人都是中医,但到了三爷这一代,因为后来行医规范的制约,他因为年龄大精力有限,就不主动行医了,偶尔有上门求医的人他也会帮着看看。

老中医给我把了脉,脸上到处摸了摸,然后拿出针灸在我耳廓内扎了一针。

"连续扎十天就可以了。"老中医这样说道。

因为工作的原因,我最多呆三天。

老中医想了想,拿出笔在扎针的地方点了一个黑点,说让家属帮忙扎也可以。

能帮我扎的只有我老婆,但我老婆愣乎愣乎的一脸懵逼。

于是乎,老中医现场教学,让我老婆在我耳朵上扎了两下,我们这才离去。

在之后的十天里,每天夜里我都在老婆的针灸下战战栗栗。效果也日渐明显。其实在针灸第六天的时候我已经停止了磨牙,直到过去了七年,也从没有磨过一次呀!

现在想想挺神奇的,十几年的咬牙问题,看过多位大夫都治不好,没想到被一针扎好了。

感叹中医的神奇,与强大!

一轻子说:

2019年,我妈妈突然腿疼得不能动。到县医院拍片子,大夫说是椎间盘突出。没有更好的办法,必须静躺半个月,再最后定论。我妈妈是吃过苦的人,腿断了都不叫疼的人,这次稍微移动就疼得大汗淋淋,看的我心如刀绞。

就这样坚持了十天。我叔伯哥哥从外地回来了,这个哥哥几乎是我妈妈养起来的,回来一看就哭了。对我说:"我知道百里之外,有一个中医,神乎其神,明天咱们早早地去拿号,他一天只看三十人。"

次日八点,我们把妈妈抬到诊所里。大夫说:"能站起来走两步吗?"

妈妈费了好大力气,走了两步。大夫让我们把妈妈扶到病床上,说:"知道是什么毛病吗?"

"椎间盘突出。"我们说。

"不对!是十年前的微脱臼没有复位,加近几天的扭伤。"大夫说。

说完,大夫抓住妈妈两只脚一起向左转了一尺。又向右转到相应角度,左腿竟比右腿短了一截。当时我们都愣住了!

"大夫,好治吗?"我焦急的问。

大夫说:"到了我这里,不是问题!"

大夫让妈妈向右翻身侧躺,然后在妈妈腰间点了一下,说"咳嗽一声。"妈妈咳嗽完了。大夫说:"下来面朝墙站好。"

我们刚要去扶,大夫说:"不用,让她自己下来!"

十天没敢动的妈妈竟自己翻身下床了。走到墙边对墙站好。大夫让妈妈双手扶墙上够。然后推了妈妈屁股一下,说:"咳嗽一声。"妈妈咳嗽了一声。

大夫说:"好了,你们回去吧!十天以内再疼吃些止疼药。"

我们要去扶妈妈上担架,大夫说:"不用,让她自己走出去。"

妈妈就一瘸一拐地自己走到了车前,毫无痛苦的表情,只是稍微多吃点力。

这也太神奇了吧!可是为什么这么好的中医每天只看三十个人呢?这幸亏我这个哥哥知道,否则的话,我妈妈真不知道还要受多大得罪,吃多大的苦!

可观小视界说:

孩子高烧39.5℃三天三夜,辗转各大医院都治不好,就在我快要绝望的时候,竟被小诊所大夫的一剂中药给治愈了。

我体质不好,孩子奶奶月子又不好好给我和孩子吃,所以孩子生下来6斤,一个月后还是6斤半,我不得已离开婆家,自己带着体弱多病的孩子回了娘家。

虽然妈妈努力照顾我和孩子,但是怀孕生子那两个月伤了身子,真的无论怎么努力,还是没有其他孩子健康。

孩子身体真的特别差,基本上别的小朋友得过的病,我们家孩子都得过,别人家小孩子没事的病,我们家小孩子也得打针吃药甚至住院。具体的真的不忍心回忆,太让人痛苦了。

而且最让我害怕的是,只要他一生病,基本上都伴随着发烧,后来有一次直接烧抽过去了,把我吓得半死。以至于我现在一听见发烧这两个字,神经就自然紧绷。

我记得孩子2岁的时候,又一次发烧,当时也没经验,就想着去妇幼医院,可能是专门看孩子生病的,哪里知道,住院三天三夜,一直在40度上下。

第三天人都快不行了,我就要求转院,去了市里面的医院,还好,去了之后住院,孩子高烧退下来,但是还会反复低烧。

我问医生怎么回事,人家说一直没检查出来是什么,住了7天,也是一直点滴,我看孩子瘦的风都能吹倒,我就要求出院,然后去了广州。

也算比较幸运,广州的医生就说是肺炎,3天就没事了,但是经过折腾,孩子吃药打针,身体更差了。

我小心翼翼带着孩子,一晃到了3岁,要上幼儿园。之前虽然听说过幼儿园孩子容易生病,但是想着自己有侥幸心理,就送去上学了。

哪里知道,上了5天学,孩子就高烧,早上38,晚上就39,因为之前住院的经验,我带着孩子去了另外一家医院,医生开了药,孩子吃了会浑身冒冷汗,非常难受,然后退到38.5左右,两天都如此。

我又跑去另外一家医院,我们这里就3家大医院,这是最后一间了,可过去看了,当时38.5,医生还是说只是喉咙发炎,开点药,就让走了。可回家后,孩子一样,反复39.5,没下过38.5,到最后退烧Y用的时间都越来越短。

就这么折腾了三天三夜,我没敢合眼,生怕自己睡过去。我想了一下,医生都没叫我住院,但是我担心孩子,第四天,大包小包准备好,打着车就想随便找一个医院住院。

就在路上,我没有放过最后一点希望,我说:这县城3个医院,我都去遍了,也没哪一个靠谱一点的,我这孩子哪个医院都去过了,就说喉咙发炎引起发烧,可就是一直看不好。孩子不能再耽误了,我今天就随便找一家住院去了。

司机听了,犹豫了一会,他跟我说,这样,我带你去一个地方,我们家孩子之前也是喉咙发炎,反复发烧,你去么。

我死马当活马医,说去。然后司机带我去了一个小诊所,我管不了那么多,当时那个诊所是一个75岁左右的老大爷,我过去很焦虑,说了孩子的情况。

但是老大爷不慌不忙,他跟我,孩子体质不好,如果打针吃药可能暂时会好,但是身体也会越来越差,我们家孩子只是喉咙发炎,反复高烧,他可以开中药,就是见效慢一点。

我当时也不知道为什么,就感觉特别信任他,让开了2剂中药,我记得是一共是39元。然后我赶紧回家煮上了第一剂。

给孩子吃了点东西,药也好了,按时医生的,我给孩子吃了一小半碗,虽然苦,但是哄着吃了,然后就午睡了。

睡前我量的体温是39.5,大概1小时后,我量了一下是38.5,我有点不相信,因为孩子睡得非常香,没难受,没冒冷汗,体温就这么下降了,我好像有第六感一样,悬着的心终于放下来了。

到了晚上,我早早让孩子吃了晚饭,吃了剩下的半剂,6点多让睡下,7点多又量了,体温下到了37.5,我又重复量了几次,到了9点左右,孩子体温就到了36.8,然后我继续跟踪,12点的时候也没再高起来,我才这么多天第一次小睡了一会。

第二天一大早,我给孩子量体温,36.8,然后吃了第二剂的小半碗,又去找医生,这次过去,是特意感谢他的救命之恩,然后再给孩子看看情况。

老医生没有觉得他自己很厉害,反而一个劲儿说孩子乖,中药那么苦都肯吃。

后来,我就在这里给孩子一边调理身体,一边上幼儿园,虽然也有一些小毛病,但是相对之前是好多了。不过说来奇怪,我们家孩子高烧39.5医生都能轻松下来,我一共小感冒,这医生都看不对。

所以我们小区的人就常说,很多东西是看缘分的,就像我们家孩子,能有幸遇到这么好的老中医,我也感觉三生有幸。

孩子他爸爸就说,是因为我是个好妈妈,心存善念,感动他人,打车能遇到好司机,然后遇到好中医。

盘锦迪亚装饰整屋定制说:

神奇中医大夫我没见到,但神奇的中药方我见过。那是我父亲,因为车祸,鼻毛细动脉出血。省级医院治疗半个月,进口止血针也打了,就是止不住血,这边补血,那边出血。期间医院几次下病危通知书。看到这种情况,有一个住院患者家属,偷摸告诉我。用一味中药熬水,在放一个鸡蛋,做成鸡蛋花喝下。我当天中午就做了,给我父亲喝了下去,晚上,填塞的纱布就见黑色。我一看就知道见效了。连续喝了三次,就彻底痊愈了!这是我真正见识到我们国家中医药的神奇!西医一万五千元没治疗好的病,我只花了十多元钱,就彻底治愈了!辨证施治,对症下药。中医药博大精深!

民国时的那些事说:

我小时候,大约6岁那年,在脚后跟起了一个疮,怎么都看不好,打了青霉素也没有效果,彻夜疼的哭,睡不着觉,更别说吃饭了。家里人很发愁啊,于是就决定带我上市医院去看。记得那天父亲骑着自行车带着我去市医院。我家离市医院40多里路。那时候,公交车很少,一天固定几班,不方便,不管去哪里都是骑自行车。当父亲带着我,走了大约是十五里路的时候。天突然阴下来了,马上就要下大暴雨了。那时候是夏天,我老家是海洋气候,说下雨就下雨啊。父亲一看这雨可能会下的很大,得先找个地方躲雨啊。正好路边上有一个村子,父亲就带着我进了那个村子,到村子里时雨开始下下来了,父亲就跟一户人家说,能在你家避避雨吗?那时候的农村人都比较朴实,非常欢迎我们到家里避雨。在避雨的时候,父亲和他们聊天。他们问你带着孩子去什么地方呢?父亲说孩子脚后跟生了一个疮,疼的直哭啊,夜里都不能睡觉。然后那家的男主人大约五十多岁的样子,说我们这村上有一个老中医,他们家是祖传治各种疮的,我带你上他家去看看吧。父亲说,这个疮很特殊,找了很多医生,都看不好。我们想去市医院看看。实在不行就割下去。那个伯伯很善良,他说,别呀,到市医院你做个手术,别说花多少钱,孩子得受多少罪呀。你已经在这避雨了,这雨一时半会儿也停不了,这么大的雨,你带着孩子也不能走啊。老中医家离的很近。你背着孩子我们过去看看。他看不好你再去市医院。父亲觉得他说的很有道理。于是父亲背上我,他拿了两个雨衣,帮父亲披了一个,他披了一个,就去了那个老中医家。到老中医家,一看那个老中医年龄很大了,很多事都是他的儿子在做。他的儿子也有五六十岁了。伯伯把情况和老中医说了。老中医说,把孩子的脚给我看看。父亲把我放凳子上,把生疮的脚托起来给他看。他说,哎呀,这是个疔。具体什么疔,我现在也没有搞明白。然后老中医让他的儿子去稻田里找一个虫子来,那时候正好稻子已经长起来了。因为下着大雨,路又滑,父亲过意不去,就陪着一起去稻田找虫子。到了稻田,找稻杆中间节子粗大的,破开来,就看到一个白虫子,马上装进玻璃瓶子。回来之后呢,让父亲抱着我,把脚给握好了,不能动也不让我看,然后就用刀把这个脚上的疮划开来,把白虫子放进去,外面用布缠起来,缠的很结实。然后说回家去吧,不用去市医院了,过几天就好了。果然没几分钟我就不说疼了。父亲很开心,掏出钱包要给钱。老中医摆手说,不要钱。一会儿雨小了,父亲向老中医告别,背着我随着那个伯伯回到伯伯家,又表示了一番感谢。正好雨也停了,父亲就把我放在自行车上驮着回家了。到家后父亲就把这个过程和母亲说了,母亲感激道:遇到贵人了,孩子的福气啊!我回到家后吃了饭就睡着了,一夜睡得很香,第二天就能出去跟小朋友玩了,到第七天脚上的布跑掉了。父亲一看疮已经彻底好了。而且后来再也没有复发过。

夏果子说:

我对中医及中医药的早期认识来自我活了九十九岁爷爷,当然爷爷不是医生,他老人家也已经作古,他老人家从以前没有西药的年代生活过来,亲眼见证了老中医及中医药的神奇。

我爷爷说了其中一个最小的例子,我大姑姑小时候,脸上长了圈癣,不但痒,手一抓,还感染扩散,特严重。搞不好要毁容。

我爷爷带着我姑姑去好多地方,找了好多医生开药,花了很多钱,症状都没见轻,有一天,家里来了一个讨水喝的外地人,这人祖上恰恰是中医。

他看到我姑姑脸上的癣,就给出了一个中药偏方,需收集两味药材,一是沾在石磨上的牛粪,要用火烤干,再轧成碎末,二是灶台上锅底灰,用小刀刮下来,盛在碗里,然后要一两醋,把这两样东西和成膏,涂抹在癣处。

这三样东西有两样不花钱,农村家家户户都能收集的到,至于醋,一瓶子,那时才一毛钱的样子。真是太容易就得到了。

于是我爷爷奶奶宁可信其有,照着江湖郎中的法子做了。

然后神奇的事情发生了,我姑涂抹了不到三次,那么严重的一圈一圈的癣就开始变淡,最后消失,痊愈了。

我爷爷一家高兴的不得了了,很想重谢那个郎中,可惜人家已经走了。

之后爷爷就记下了这个方子,逢人就说。当然至于那个圈癣到底长啥样,咱也不知道,估计现在的人也没有得这种病的,即使有,也没人用这种偏方了吧,那石磨都成了稀罕物了,更别说石磨上沾的牛粪了。

这圈癣和这古怪的偏方以及出这偏方的郎中大概也都成了过去时,再也没有机会露面了。

爷爷不止一次感叹说现在人们得个感冒头疼都要去医院挂号排半天队,用各种仪器做出诊断,花费不菲,最后医生可能根据你的验血单子还有彩超啥的才能做出诊断来,也许最后仅仅是个小感冒或是肠胃不好。

要搁在以前,遇到那种厉害的老中医,只需望闻问切,对症下几味药,吃两顿就好了。

我听爷爷讲了这个真实且神奇的故事之后,我开始是相信中医真的是好的,且我也遇到了一位这样的好中医。

我女儿九岁那年,她突然说头晕恶心,而且眼睛看东西模糊,我带她去医院,在医生的建议下看了口鼻耳科,然后做了脑电图,然后是脑CT,核磁,一系列检查下来,都没有检查出啥来,可孩子就是说头晕。

当时县医院的医生也有些束手无策,说很担心小孩子得了什么严重的疾病,建议我们带着孩子去首都脑系医院里做专业性检查。

我当时心情可想而知,真是焦虑害怕得不得了。就是在这种情况下,我爷爷跟我说他以前有一个好朋友是有名的中医,用药特别的厉害,治好了很多人的疑难杂症。

可他老人家接下来的话让我内心升腾起来的希望又瞬间破灭了。因为我爷爷说那个人已经去世20年了。

不过爷爷话锋又一转,他说他故去的好朋友之独子如今也是医生。祖父的朋友曾经因为做医生累出了毛病,所以不愿让独子从事医生行业,一直不肯教儿子学医。

哪知这位儿子耳濡目染,早已爱上医生这行,他虽然没有得到他父亲的真传,但一直看医书自学成才,尤其会摸脉,他能够非常准确的诊断出疾病,只是用药没有他父亲那么大胆量,他总是用的剂量小,所以药效慢。爷爷说不妨让孩子去他那看看。

我一听也是,就骑着摩托带着女儿去二十里地外那个村子里找这位中医。

这位老中医按照辈分,我要叫他大伯,这位大伯当时60多岁,住在三间比较寒酸的院子里,三间房子是泥巴房,一个小木门。我是进村逢人打听,才找到了他家。

看到他家简陋的院子和他同样寒酸的屋子,我一度有些失望。假如他有很高的医术怎么会活得如此落魄。不过既来之则安之,我就请他给女儿诊诊脉,反正也没啥坏处。

在寒暄过后,这位大伯领我们去他家最西头那间小黑屋,那屋里摆着一个古老的大木柜,里面有很多的小匣子,匣子外面都贴着一张标签,记载着各种中药的名字。

他在那儿坐下来戴上老花镜,我和女儿坐在他桌子的对面,他拿过一个小枕,让女儿把手放在那小枕头上。

我正要跟他说女儿的情况,他却挥手制止了我,说他先看看脉,然后跟我说是啥病,看他说的中不中。

我一听,这样大的口气啊。那好吧,就让我看看你的本事。

然后他开始凝眉诊脉。诊的过程中一直闭着眼睛,时不时的又睁开眼睛,问一声是不是最近有点眼花,重影,说让回忆下前几天是否着凉过,头晕恶心的症状他也诊断出来,我真是惊呆了。

他最后说,这孩子就是着凉受风了,她身体免疫力低,就是身子虚,没事啊,要是开三剂汤药估计就好了,可是孩子一般都怕吃苦药汤子,我就不给她开药了,我这不卖西药,你去药店给他买个风寒感冒颗粒,买点银翘片吃吃就好了。

让他这么一说,我想想可不就是这些症状吗?女儿从小就身体弱爱感冒,我又想起她好像前天吃面条出了汗,去外头房檐下吹风,就是这么回事,我顿时放下心来,多日的忧心和恐惧都烟消云散。

我那几天 正经受抑郁失眠的困扰,就让老伯顺便帮我听脉,可巧我当时也有点肠胃不适,老伯都能诊断出来,真是神医啊。

他最后说我肠胃不严重,不需要吃药,至于失眠,是因为女儿的原因,现在女儿没事,我大可以放心睡觉,也不需要吃药治疗就去了病了。

老伯无论如何不肯收我的钱,他说平时只收药钱,不收诊费。我不需要吃药,自然不用花钱,更何况和我爷爷还是故人,更是不能要钱。

想想这几天来为我女儿做的各种仪器诊断,倘若不是遇到老伯,那我们一家人大人孩子还要休班休学请假去大城市看病,那时候所花的精力和金钱都是可以想象出的。

如今老伯就五分钟给准确诊断出来,给我们解除了心病,还省了不必要花的冤枉钱以及时间精力,可想而知我们多么感激啊。

我对老伯真是佩服的是五体投地。不但为他精湛的医术,也为他的人品,难怪他这样清贫啊。

我记得上中学时,鲁迅先生的《三味书屋》里说过,他父亲吃了很多中药都没好起来,最后中年逝世。鲁迅先生从那时开始认为中医药不能治大病。

这也是现在很多人的偏见。其实不是中医药不好,是鲁迅先生的父亲遇到的都是庸医,没能对症下药。

可以说,我们的中草药文化博大精深,能医治百病,像这次全世界爆发的冠性肺炎就很多采用我们的中成药方剂治疗。

所以说神奇的中草药还要有好的中医去运用才能治疗百病,可现在的好中医真是不多了,像我老伯这样寥寥可数的中医可称得上国宝了。

最后希望我们的医生们能把我们的传统中医药文化传承下去,后继有人,发扬光大。

多年前的笨丫头说:

老公的肩周炎又犯了,犯起来真是受罪。他的右臂伸不直,稍为用力,便会捂着右臂大叫,一只胳膊只能弯着,不能伸直,不能举高,更不能朝后背手。如果这样下去,肯定成了废手。

他去了诊所,医生让他烤电,并且开了一大堆的止痛药。每天吃着药,烤着电,似乎有点见轻,过了几天,病情加重,烤电吃药失去了作用。白天疼的还轻,到了晚上更是疼得睡不好觉,我和老公血压都高,他折腾的我们两个人的血压又直线上升。

没有办法,他又找了个按摩的医生,医生看了看他,胸有成竹的说,没有问题,我已经治好了许多人了。他打了包票,老公便放下心来,在按摩医生那里治疗了二十多天,也和诊所的医生一样,开始按摩还有点疗效,可是时间一长,又到了原来的样子,半夜三更不睡觉,抱着右臂一圈一圈的转,疼的直咧嘴。按摩医生也没了辙,叫他去大医院检查。老公说,刚刚做了体检,身体除了血压有点高之外,其它的没有什么问题。

我想起了曾经给老公治过肩周炎的老中医。那一年那个姓史的医生己经须发花白,七年过去了,一或许人家早已退休了,怎么办?和老公商量后,决定再去那所医院找他。我突然想起了一个细节,我曾经让他给我开了几副降压的中药,有一味中药医院没有,他推荐我去一家药店配中药。对,就去那里找他,那里或许有他的消息。

凭着记忆找到了那家中药店,进门一看,|史大夫正在那里坐诊。

七年的时间,他对我们早已没有了印象。我们说明来意,史大夫给老公检查了一下,说:还是老毛病。扎几天针灸吧!

老公躺在床上,史大夫只给他扎了两针,每个腿上一针。曾经懂点医学的我问他,他胳膊疼,你为什么扎他的腿?这样有效果吗?

史大夫哈哈大笑,这就是中医的高明之处。西医是头疼医头,脚疼医脚,为什么你治了很多地方不理想?他们是不是都在他的胳膊处下手?又按摩,又烤电的,这样只能让他的胳膊疼的更历害。我们中医用辩证法,脾主肌肉,肝藏血,你老公是不是晚上疼的历害?

我点了点头,不得不服气。人家把病已经看透了。

果然,经过史大夫的两针,晚上老公睡的踏实了,再也没有喊胳膊疼。目前,老公还在治疗中,我不得不对中国的中医文化,佩服的五体投地。

可爱幸福的鹿鹿说:

老军医三副中药把妹妹从死神手里拉了回来!

两三岁的妹妹不吃东西,偶尔勉强喂也是吃什么拉什么。镇上、县里的医院都看了不知多少次,也治不好。在母亲怀里连头都抬不起来了,邻居们看母亲没日没夜地抱着妹妹,都劝母亲放弃了,不然小孩救不回来,大人也要拖没了。母亲咬着牙舍不得!最后找到了一个部队退下来的老中医,三付中药就把妹妹从鬼门关拉回来了。我们一家子都感激老中医,几十年了,一直记着老中医的好。

1

我老家是农村的,上个世纪80年代末,妹妹出生,一直想要一个女儿的母亲如愿以偿。看着怀里虽然瘦瘦小小的女儿灵动的眼睛盯着自己,母亲觉得一切的辛苦都值了。

那时家里条件不好,母亲怀妹妹的时候,家里没什么给母亲补充营养。为了养活一家子,即使母亲怀妹妹已经七八个月了,还是整天和父亲一起下地劳作。生活太差,再加上太劳累,母亲怀妹妹的时候,也没见长肉,因此,妹妹出生的时候才三斤七两,面色发黄,只有两只大大的眼睛看起来很灵动。

妹妹出生后,母亲因为身体的原因,也没有奶水喂妹妹。因此妹妹一滴母亲的奶都没喝到,出生的第一顿,就是吃得米糊。瘦弱的妹妹从小就体弱多病,母亲好怕妹妹养不大

2

长到两三岁的时候,妹妹突然间就不怎么吃东西,母亲以为是天气热了,妹妹胃口不好,想着办法给妹妹做好吃的,可仍然没有什么效果。妹妹开始变得不精神,母亲勉强喂妹妹吃一点,也不消化,吃什么拉什么,人一天天的越来越没精神。

期间,母亲带着妹妹跑村卫生所、镇医院、县医院。每次都是满怀希望而去,失望而回。一天天的奔波,加上担心妹妹,母亲也消瘦得很厉害。但母亲咬牙每天带妹妹到处去求医,只要打听到哪里有医生,不管是中医、西医,不管多远,都会抱着妹妹义无反顾地去看病,然而,妹妹的病还是没有丝毫起色。

妹妹越来越瘦弱,身上已经看不到一丝丝肉了。母亲给妹妹搽身子时,就像对着一个骷髅架。每次母亲都是边搽边掉眼泪。母亲急得整夜整夜地睡不着,守着妹妹,生怕妹妹突然就走了

为了妹妹的病,短短一个来月,母亲都瘦得不到八十斤了,脸色蜡黄的厉害。邻居看了都不忍心,劝母亲放弃了,说也许是妹妹与我们无缘,不要到时候小的没救回来,大的又给拖没了。母亲不愿放弃,是啊,天底下有哪位母亲愿意放弃自己的儿女,又有哪位母亲能够放得下自己的儿女,那无疑是刮自己的心头肉,一刀一刀慢慢的刮,只有母亲才能体会到的痛。

妹妹一天天的消瘦,连抬头的力气都没了,躺在母亲的怀里,半天都不会睁开眼睛看母亲一眼。母亲生怕妹妹突然没了,隔一小段时间就会轻轻地叫妹妹的小名。晚上更是整宿不敢睡觉,就那样抱着妹妹。

已经没有人认为妹妹还能救回来,除了母亲。现在想起,如果那时不是母亲的坚持,妹妹可能就真的离我们而去了。

3

母亲仍然是每天早出晚归,抱着妹妹去看医生,一次次地努力着。皇天不负有心人,母亲的坚持终于迎来了希望。一天,母亲在抱着妹妹看完病往家里赶的时候,碰到了一个中年妇女,看到母亲怀里的妹妹时,那名好心人告诉了母亲,我们隔壁县有一个有名的老中医,她的女儿也是在那里看好的。母亲像抓住了救命稻草一样,问清楚了老中医的地址,怎么去的。就快步赶回了家。

第二天,天还没亮,母亲就匆匆吃了点东西,抱着妹妹就往老中医那赶去。那时还没有公交车,甚至连跨到隔壁县的客车都没有。五十多里的山路,母亲一个人抱着妹妹,硬是在中午的时候一步步地走到了老中医那里。

老中医当时有六十多岁了,看着母亲怀里的妹妹,直怪母亲怎么来得这么晚,如果再迟来一天,他也没有一点办法了。老中医仔细地诊断了妹妹后,给妹妹开了三副中药,告诉母亲怎么煎服。临了,老中医告诉母亲,如果能治,那这三副中药就能让妹妹的病情好转,那时再来看一次。如果吃了这三副药没效果,就不要再来了。

母亲千恩万谢地拜别了老中医,为了赶时间,一刻不停地又抱着妹妹走了五十多里山路。赶回家的时候已经是深夜了,直到这时母亲还只是早晨吃了点东西。此时的母亲俨然是一个铁人,回到家后,又马不停蹄的给妹妹熬中药。等熬好中药后,给妹妹喂药时,妹妹已经不知道下咽了。母亲只能用嘴含着中药,小心翼翼地一点一点的给妹妹往嘴里喂,让药液一点点地慢慢地顺着妹妹的食道流进去。喂完药,母亲就那样抱着妹妹,看着妹妹,一整宿没有睡觉。

第二天,当躺在母亲怀里的妹妹睁开眼睛看着母亲的时候。母亲再也忍不住了,哭着笑着一直叫着妹妹的小名。直到这时,母亲已经二十多个小时没吃过东西了。三副药后,妹妹已经恢复了以前的精神,母亲也变得开心起来。后来母亲又带妹妹去看了一次,顺便开了一些给妹妹调理身体的药,妹妹病好后可以将妹妹的身体调理的抵抗力更好。

一天天的,在母亲的精心护理下,妹妹的病彻底好了,那个活蹦乱跳的妹妹又回来了。而此时的母亲,看到妹妹终于好了,瘦弱的母亲却终于坚持不下来了,大病了一场。

4

看好了妹妹的病,母亲很感激老中医,母亲一直在我们那宣传老中医的好。后来我们当地有很多生病的人都找到母亲让母亲告诉她们老中医的地址。而第一次去的时候,母亲都是亲自带着去看老中医。也是后来才知道老中医是部队医院退休了,在家开了一个中医诊所,造福乡里。

母亲的坚持,终于让妹妹绝处逢生,在所有人都放弃的时候,是母亲的坚持,才挽回了妹妹。每每回忆起,母亲总是对我们说,她做得最对的一件事,就是那时一直没有放弃过妹妹。

结束语:

感恩老中医,是他的妙手,仅用三副中药将我妹妹救了回来,让母亲的坚持没有白费

我们一家人都一直记着老中医的恩情。

发表评论:

网站分类
友情链接